目前日期文章:200611 (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腦袋裡的吱吱喳喳正醞釀著一場毀滅性的化學變化,妳匆匆離去,深恐任何一粒微小的觸媒,啟動這連鎖反應,激發成妳與他的末日。

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誰教妳總無法厚起臉皮裝虛偽但求表面和平;誰教妳喜怒哀樂全寫在臉上,學不會他那私底下罵人,檯面上卻必恭必敬的好功夫。

成片的卷積雲猶如漂在頭頂上的浮冰,挾著滿腹委屈與怒氣向北遠行,襲人的草香惹得妳眩然欲泣。

忠誠路上的台灣巒樹已開完黃澄澄的花海,僅剩褪了色的紅褐蒴果擺盪在風裡。依著記憶左拐右彎,這個台北人的後花園成了妳此刻尋求寧靜的聖地。

景物依舊--拱門、腎蕨、薜荔,但人事全非。當下的心酸滿溢成盈眶的淚,妳嘆了口氣大步邁入行館,往事不堪回首。

寒梅尚未綻放,春櫻竟偷跑,心虛似的開了幾朵花。中正山的第一登山口再度開放,全新的停車場與歇腳亭宣示著領域歸屬權,這裡再也不是屬於誰的秘密花園。只留下那一夜,倒數跨年的101像火柴棒般擦出新年花火;只剩下去年冬天那一隻,孤伶伶地單飛著的綠光螢火蟲;只剩下夢。

白色山茶花在陽明公園中盛開。妳聯想著,或許雲之凡與江濱柳的情感因為有著遺憾,所以[暗戀]才美麗。梅園只有枯枝,花苞尚未冒芽;今年冬天冷得慢,青楓仍未轉紅;迷路在草山中,妳沒到成竹子湖。[就這樣吧!] 流浪可以是一種心態,軀殼,畢竟終得回家。

再會。

註記:
1.給姑婆芋--抱歉沒先問妳一聲,就把妳連根帶離開家鄉,強迫妳住入我家陽台。希望妳不會介意得跟長春藤、密葉武竹、秋海棠、秋石槲、合果芋、藍星花、銀葉粗肋草等傢伙做鄰居,她們都很友善。

2.給端紅粉蝶--抱歉30公里的時速仍不及閃躲妳的優雅慢飛,隔著安全帽撞上了妳,希望妳只是頭暈,沒大礙才好。

Izum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晉太元中,武陵人,捕魚為業,緣溪行,忘路之遠近;忽逢桃花林,夾岸數百步,中無雜樹,芳草鮮美,落英繽紛;漁人甚異之。復前行,欲窮其林...]

你在戲前問我:[究竟這是一場追尋還是等待?]
戲後,我找不著你的問題...。
 
或許其實,內斂靜默的等待裡面有飄移浮動的追尋,馬不停蹄的追尋中有篤定不疑的等待。
(我們在看似放逐的旅程中尋得一種回歸,而在日復一日的不變之中,心和思緒卻流浪到遠方。)
 
明華園在[桃花源]裡的演出的確搶盡鋒頭,但表演工作坊在[暗戀]裡那深入淡出的憂傷,雖不似果陀的[淡水小鎮]煽情催淚,最後還是引起不少人的感覺潰堤而出。演戲的是瘋子,看戲的傻子,妳總是屬於最傻最投入的那一群。(在現實裡倦了累了,百視達永遠為妳開啟通往另一個世界的門。)
--
暗戀  作詞:姚謙
好像漫長的夢 越在時光海洋
咫尺天涯相思長 人各在一方
秋千隨風擺蕩 話還在我耳旁
一朝醒來髮蒼蒼 心事卻依然
....
竟然青春是如此短暫 暗戀才因此漫漫的延長

Izum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我的主啊! 請容我向您懺悔,昨夜的夢境過於逼真,喋喋不休地告誡著: [夢,是唯一的真實。] 我的軟弱直曝於它的凌人盛勢之下,慌了亂了,不知所措,只得今晚又匆匆地躲進您的信義神社之中,企求您的蔽護保佑。我聽從您的諄諄教誨,自敦南貢回的護身符,確實非常重視地貼身攜帶著。自從給付我新台幣的大頭驟改他的經營理念,我以醫師之名,行助理之實,領著高於一般小角色數倍的離譜底薪,日復一日地虛耗著我的2字頭人生,度秒如分。若沒有海蓮。漢芙的書信和村上的計算士領我出神,我無法想像如何安然撐過這個白天,在夜幕裡來到您的跟前。

我的主啊! 請原諒我這幾年來真正開始讀一些書的時候,不知怎麼了,變得十分挑嘴(奇怪的是喜好與厭惡的標準並不十分明確)。我確實喜歡如圖畫般白描的華麗詞藻,卻讀不進蔣勳的任何一篇散文; 我喜愛彼方友人那種有時帶點文言、據說不太白話的寫文,卻嚥不下舒式風格的咬文嚼字; 我也認為該讀一些所謂世界名著的經典,但各式譯本讓我眼花撩亂,最後卻是因為不喜歡書的排版設計而轉身走避。請原諒我因為時間之輪前進得不夠遠,沒辦法再拿起北島的"在天涯"與顧城的"回家"; 請您體諒我望著邱妙津的"蒙馬特遺書"和"鱷魚手記"發呆,是因為上次翻閱時所感受的震撼與沉重,至今仍舊無法釋懷; 請您別笑我也想效仿卡洛琳的"巴別塔之犬",期望我的貓室友們在發生萬一時,可以細細宣讀我的遺囑,交代後事。請您接受我的狂妄,在翻閱過所有關於京阪神的旅遊書後,自以為已成了京都達人,連前腳都還沒踏上關西,就預約了明年春遊賞櫻;請您莫笑我土俗,若不是金閣寺已排為冬遊路線的第三順位,我不知道何時才會想讀三島由紀夫。請原諒我光是讀著展示書的封面,就開始胡思亂想書的內容,像是"你逐漸向我靠近"、"你的聲音充滿時間",前面其實是講述父子間互動的心靈對話,後者則是最末選擇購入的詩集。

我的主呀! 請容我抱怨您的信義神社實在過於巨大,我還沒走完一圈習慣的路線,低血糖引起的昏眩就開始提醒我,差不多該停止用目光掃射一排又一排書架的行為;請您下回別安排穿著時髦的女生突來搭訕,乃因她喜歡我的側背布包上有隻金藍色的手工刺繡小鳥;若您願意顯示神蹟,我比較中意有書生氣質的年輕男士,主動向前討論我手上翻閱的書籍。我真心感謝您,這十數年來,您以長居書店的形式,引導我在沮喪的時候,以閱讀寬解心結而非墮落於其他暗黑深淵。最末,請容我獻上此篇祈禱文,希望您此後仍繼續看護我以及我的友人,我定會誠心按時奉上捐獻,此生皆忠心不悖。

Izum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這是第三次讀[世界末日與冷酷異境]。很巧不巧,每一次妳想看這本書,總得再去書局把她貢回家。在狂迷村上春樹的那個年紀,妳一口氣讀遍了他的作品,水晶體因彈性疲乏,為此增加了不少曲度。當時大家都愛[遇見100%的女孩]以及[挪威的森林],妳卻獨鍾頁數甚豐厚的末日與異境。異境裡的我任身體沉入那深深的睡眠中,消失;末日裡的我,最終還是沒有跟著影子躍入南潭。妳不是很喜歡這樣的結果,那裡面有極巨大的無奈,妳比書中的兩個我更無法釋懷。但,什麼是快樂的結局? 故事總在它要結束的時候嘎然而止,或許我們可以運用想像,編織某種番外篇安慰自己或嘲諷童話故事的不切實際?

穿上新購的雪紡紗洋裝,連身飄飛的米白在胸線下拼接了一塊黑底白花的重點裝飾;套上有著荷葉滾邊的黑色針織衫,妳選了鑲著碎鑽的銀灰低跟涼鞋作整體搭配,仍舊脂粉未施,在初冬的夜裡,盛裝踏訪聖殿。在感官上,人們都喜歡美好的事物,妳深知其中的落差。平日下班後的參訪,妳像隱形人一樣來去,總是低調地先膜拜新書區,接著依循著固定路線前進:狗、貓、植物、心理分析、國內文學、詩集、國外文學、平面設計、插畫、雜誌、收銀台。朝聖是一趟很私人的行程,整個過程往往只需在拿取發票時,對櫃檯人員表示謝意。但每當妳特別包裝自己時,連搭個電梯、買張唱片、喝杯咖啡,必須處理的對話就突然多了起來,他人的應對會更加禮貌、更突顯出一種想拉近距離的關懷。妳視此等實驗為一種遊戲,僅偶爾為之,滿足一時無聊至極的虛榮心。

若與當年的俊秀相比,歲月、吸毒和病魔刻畫在Chet Baker臉上的痕跡,著實令人不忍卒睹。幾番比較後,妳還是選擇了購入封面是老帕克1985年在波隆納現場的演奏會CD,而(暫時?)放棄了有著帥氣臉孔與裸露上半身的年輕帕克[My Funny Valentine]專輯。妳比較想聽老帕克唱歌,那是一個人生已接近盡頭的傳奇人物,用數十年的起落與滄桑,由心的深處轉化而出的詠嘆低吟。

Izum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抵達七星潭時已是黃昏。海灘是由繪著各式花紋,黑的、白的、灰的鵝卵石所組成,自海邊往陸上,益發碎細。隔日天剛亮,蜷縮在海風之中,妳獨自在岸邊等著早已東昇的旭日從雲層中露臉。彼方的山峰一路相延入海,在朦朧裡,寬容地環抱著這一片深洋。

頂著發漲昏眩的腦袋和眼眶暗黑的雙瞳,有人厚著臉皮不理睬岸邊白底紅字的告示牌,撿拾了一小袋約十來顆的黑白石。友人愛石,這些奇石應足夠給付予他,作為幫忙餵食室友的報酬。妳也挑了幾顆其貌不揚的圓石,暗忖著或許哪天心血來潮可用以把玩作畫。



[山無石不奇,水無石不清。] 太魯閣的美自成一派。堅毅如石,婉柔如水,她們百萬年來的對話,譜出此等銀白灰黃、交錯疊覆的壯麗樂章。在越過引妳敞開胸懷的立霧溪,行經即將封閉的長春祠和西拉岸的寧安橋,路過布洛灣管理站和溪畔,妳在燕子口停留良久。這裡的秋天,沒有細語鳴谷的燕群,但可以想像,再過些時日,東北季風的低溫催黃催紅裸岩上的植被,將形成另一番風景。

直至單薄的外套再也裹不住暖、足跟的疼痛無以復加、燃油僅夠回程使用,妳在九曲洞和合流之間決定回返。至於不及拜訪的白楊、綠水、天祥...,我們擇日再聚。




憑藉著印自網路的簡單(簡陋?)地圖牛行,妳的旅行計劃頻頻跳出狀況視窗。一是兩地的距離不明,二是路標指示不清,三是妳異常孤僻自閉。駛在海岸路上南行,砂石車不斷呼嘯而過,揚起陣陣煙塵,和著小飛虫打得妳灰頭土臉;在跨越木瓜溪時,東華大橋猶如沒有盡頭般地向前延伸,看著路標,妳幾乎以為台東就在眼前,心中的荒涼與孤寂,有海岸山脈為證;此刻憶起,妳最愛往七星潭的那段鄉間小路,彼時耳機剛好傳出 Billie Holiday的歌聲,在夕陽餘暉中,妳想起 Ernesto Guevara也曾騎著摩托車在南美大陸旅行。

計劃永遠趕不上變化,但累積的變化又奇妙地引妳回到計劃之中。多次停在路旁,妳拿著地圖望著前方交會的道路,主觀的判斷往往讓妳選了錯的方向,直覺卻常在小錯變大錯之前,領妳回到正途。若妳沒有試著換走九甲回花蓮市區,就到不了原本以為得放棄的鯉魚潭;若妳沒有錯過叉路誤轉入九丙,也不會剛好又到了慶修院。(希望一個月後,妳在關西還有此等運氣...。)




雖然沒有日月潭的碩美,鯉魚潭在中央山脈裡,也算是一顆精緻巧美的明珠。適逢正午,因風而起的微波吹不皺群山與雲朵在湖面的倒影,妳卸下肩上的行李,望著這一片靜謐發呆。妳好喜歡眼前的安 穩 。那無異是妳對抗善變無常的自己時,所冀望的一種境界。


Izum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