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612 (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西元2006年12月5日,東京時間晚上六點二十五分,北緯約34度、東經約135度,遠處電子看板顯示氣溫攝氏11度,JR大阪站與阪急電車梅田站間的天橋,地面不時因列車駛入月台而轟隆震動。

眼前這個4男2女的樂團,將音箱、小發電機、糾纏的一堆電線、麥克風架、樂器、海報、不同時期的專輯、燈光...等等足夠開個小演唱會的各種配備,頗熟練地逐一就定位。

剛從遠眺大阪城的疲憊旅程中歸來(不得已只能遠眺,走至護城河外時,城內已唱起離歌),足跟已痛得必須用比較不痛的左腳拖行比較痛的右腳(因為迷路於天滿宮與大阪城之間,第一天就耗損過多體力)。在距離落腳的新阪急飯店不到百公尺處,望見這一團,決定暫時耐著疼駐足觀望。

身為主唱,的確需要天生的舞台魅力。目測身高約167公分,有著白皙的皮膚,略施薄妝,五官與整體造型猶如五月天阿信與哈林的混合體,是張頗斯文俊俏的臉孔。但更令人心動的是他彈唱時四射的熱情與認真,即使沒有相通的語言,那活力奔放的音符當下就迷倒我這個異鄉人。夜裡吹起的風直叫人拉高衣領緊縮身子,這位僅著牛仔外套的傢伙卻唱到臉上冒出斗大汗珠,high到不行。

於是繼國小時買了"聖鬥士星矢"的音樂卡帶後,決定掏出張張都是新鈔的日幣,買下這只名為"SORANOJIO"、隔天才會正式發行的日文專輯。連唱了幾曲青春搖滾,暫歇之際,團員們一一為當場購買CD的樂迷們簽名,當然,我手上這一張也在其中。重要的是,主唱竟自前方走來,拿著問卷與筆,開始對我咕嚕咕嚕地說著日語...。報以害羞的微笑,藉第三國的語言表明了旅人的身分,這些還在大阪大學工學院就讀的年輕人們紛紛前來打招呼。

圓臉扁鼻子白皮膚,漫步在關西各個街頭,就這樣融入其中跟一般女學生沒啥兩樣(除了沒在冬天仍穿著裙子超短的制服)。購物、問路等必要時刻吐出ABC字母,總是換得對方睜大眼睛、一副"原來妳不是日本人"的驚訝。化野唸佛寺前的趕路(因為還要去趕飛機),被知道了來自台灣的身分,可愛的中年媽媽開始用漂亮的漢字寫下: 九份、國父紀念館、馬殺雞..,模仿中正紀念堂的憲兵踩正步,作勢大口舀著湯匙直呼芒果冰好吃;在細雨中拖著行李又走錯路,好心的中年叔叔開心地用英文解釋他的漢語講得很好,當下我回的第一句中文是: 真的嗎? (哈....) 在異鄉說中文,大學主修漢文的叔叔用有著北京腔的語調滔滔不絕地講述著他喜歡中國的文化和山水,但不欣賞共產黨的專制與一黨獨大。

歸國後,你們問有無艷遇。對我而言,那些黑髮黃膚,相待猶如同鄉,親切熱心地不斷用日文夾雜英文解釋我問路的答案;或不管我懂不懂,也會用極和善的微笑讓我放心的臉孔們,都是此行美麗的風景之一。

叫我怎能不一去再去。 :P
 

專輯網址 http://soranojio.com/

Izum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在Patch Adams(心靈點滴)這部電影裡讀到這首情詩
很喜歡這部電影
也很喜歡這首詩

(聶魯達一百首愛的十四行詩) 短詩 17

I do not love you as if you were salt-rose, or topaz,
or the arrow of carnations the fire shoots off.
I love you as certain dark things are to be loved,
in secret, between the shadow and the soul.

I love you as the plant that never blooms,
but carries in itself the light of hidden flowers;
thanks to your love a certain solid fragrance,
risen from the earth, lives darkly in my body.

I love you without knowing how, or when, or from where.
I love you straightforwardly, without complexities or pride;
so I love you because I know no other way

than this: where I does not exist, nor you,
so close that your hand on my chest is my hand,
so close that your eyes close as I fall asleep.

Izum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Dec 25 Mon 2006 00:40
  • Angel

「人子啊,你為推羅王作起哀歌,說主耶和華如此說:你無所不備,智慧充足,全然美麗。你曾在伊甸神的園中,佩戴各樣寶石...;又有精美的鼓笛在你那裡,都是在你受造之日預備齊全的。你是那受膏遮掩約櫃的基路伯;我將你安置在神的聖山上;你在發光如火的寶石中間往來。你從受造之日所行的都完全,後來在你中間又察出不義。因你貿易很多,就被強暴的事充滿,以致犯罪...遮掩約櫃的基路伯啊,我已將你從發光如火的寶石中除滅。你因美麗心中高傲,又因榮光敗壞智慧,我已將你摔倒在地,使你倒在君王面前...我使火從你中間發出,燒滅你,使你在所有觀看的人眼前變為地上的爐灰。」(以西結書28:12-18)

路西法(Lucifer),這位號稱”天堂中最美的創造物”、”上帝最鍾愛的天使”,相傳他就是基路伯--可直接洞悉上帝的多眼者。自天國之戰後,路西法被奪去晨星之名,率領為數三分之一眾的同類離開主的懷抱,墜落於人間之下。身為熾天使的他拒絕向自泥土之子亞當彎腰鞠躬(另有文獻指出,是不願跪拜耶穌),又為薩麥爾(Samael)背負變幻成古蛇誘惑夏娃偷嚐禁果的罪名。於是他在另一個國度稱王--Iblis,成為世俗習稱的撒旦(Satan)。

<�以諾書>中所提,邪惡的降臨是歸於天使洩漏了讓人間腐化的的秘密。祂們傳授男人各類的知識,譬如將鐵和銅加工成武器、將銀和金加工作成飾品,同時也教女人如何化妝、製作各類青草飲料,以及各種魔術。人間最大的邪惡、戰爭和誘惑便從而降臨。因為路西法的作為,後來的猶太教與基督教,採用[不服從和驕傲]作為邪惡來源的說法。那三分之一眾的天使們成為魔鬼,從此誘惑人類並考驗著其對上帝的信仰。

英語中的angel,源於希臘文angelos。一般認為,天使擔任神與人類接觸的中間者,不但為神傳遞訊息,也在人類往生後,成為靈魂的伴遊者,為其引導方向。凡舉”純潔”、”美好”、”神聖”等正面光明的通俗形象,均可與天使畫上等號。但除了守護天使,文獻中另有災難天使、死亡天使、墮落天使、殺戮天使等各種稱呼。天使不一定是良善的。基督徒所接受的三位天使:米伽勒(Michael)、加百列(Gabriel)和拉菲爾(Raphael),在現代分別成為軍事戰爭、通訊事業和醫療領域的守護者,聖女貞德在審判庭上即宣稱米伽勒一再顯像,要她參與軍事和政治行動。但在諾斯底主義中,三者卻是分別代表虛偽、貪婪和忌妒。

人們都假設天使具有一種難以捉摸、超凡脫俗的型態。就純精神性來說,天使也具有自由的意志力。和人類不同的是,人的意志會疲倦和動搖,而天使所下的決定則視為整個形體的投入,無以撼動。

聖經中只提到撒拉弗與基路伯有翅膀。直到五世紀,所有的天使才都配上羽翼,表示不受引力拘束,在神靈界與人間來去自如,無懼於人類與上帝之間無盡的距離。拜占庭教會為天使加上光環,突顯其明亮的形象。十三世紀後,天使手上有時會拿書本,代表知識豐富;或提著天平,表示神的正義;或穿教會長袍,執拿象徵耶穌受難的禮器或玫瑰。翅膀的顏色、形狀、位置與數量也都有不同的變化,有如長衣般雄偉擺動的、有短如折翼的;有熊熊火焰般的、有像孔雀般華麗眩目的。

當妳烙上那一雙翼,水與火的紋糾纏起舞,鮮紅猶如血樣的胎記,像內在的我終於伸出枝芽顯露於人世;似妳已轉換超脫,從此更加不羈與自由;彷彿隨時就振翅遠去,不留戀各種紛擾與喧鬧。但,妳果真能如風一般輕盈?

隨著軀殼熟透老去,精神上的妳益發質疑各種人言古傳的聖典,漸漸地更不易被說服與馴化。全然地演變成另一型人種,盡力螁去世俗觀點加諸於一個女子應該如何不該如何的外衣。隱於人界,妳是一只墮天使,當初毫不猶疑地追隨路西法離開天堂那唯一的神,自尋真理,遊戲嘻鬧於漫漫人間,享受身為人的喜與悲、怒與傷。

撒拉弗的火紅在妳身上留下印記,而立之際,妳成了另一種人。

Izum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Dec 11 Mon 2006 22:18



於是妳風化了,在那個島的一隅東南西北地不斷移動,無論是憑藉著常年受舊疾所擾的雙足,或依附於穿梭在各大車站的JR、阪急、京阪、私鐵等地下交通。每一吋前進都像臉上因氣候乾燥而脫落的皮屑,深處裡的妳也片片剝落散去,遺落在偶然吹起的冷風裡,飄盪在細川小河上,消失在又長又黑的甬道中。

於是妳溶化了,在嵐山的雲霧繚繞,紅黃綠橘裡,在現代城市的各處抬頭仰望中,在古都的某個轉角蹲踞低下,在土地覆滿楓紅的芬芳之上,在枯山水式庭園的空靈間。猶如掬水淋透的某尊石像,妳被洗淨,以一種凜冽的輕柔,雜質因冷凝而滴落,當下只剩宛若金閣般純粹的美。

於是妳暖化了,安逸地靜坐在神戶港前,波光閃爍猶如銀河,冬陽烘出一顆蘋果臉;當妳微笑站在攝氏11度的天橋上,揮汗著搖滾的小樂團喚起某段青春熱血;一樣黑髮黃膚的人們對著妳咕嚕呢喃,相待猶如同鄉般的親切;當戀人們逐一來到夢裡像是道別,葛奴乙的拿波里之夜香氣和赫拉巴爾筆下的我無怨地陪伴妳面對那過於喧囂的孤獨。

眾友人眼中冒險的出走,換得妳內在某種新生,獲取精神力繼續回到這島投入烏煙瘴氣的一切。妳奮力掙脫著什麼,火與水的翅就要伸展,遠  走  高  飛。

Izum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