究竟在世界的另一邊會是什麼呢? 寂寞、孤獨、失落、夢想,愛...    
-郝譽翔。一瞬之夢-

列車在山間溪上不急不徐地前進著,或灰黑的煤煙、或雪白的蒸氣,消耗散去,持續提供著某種形而上的動力。汽笛鳴聲徹響,驚起一圈又一圈的讚嘆與關注: 嗨! 那些駐足軌道旁的揮手族與長鏡頭群落們,你們好嗎?

在你鏡頭中的我是什麼模樣呢? 可愛的、古怪的、愛笑的;看似獨立卻又彷彿是依賴的、突然嘆氣煩惱著心事的、自我卻又缺乏自信的,嗎?

村莊安適恬靜地座落在某段停滯的時空,沒有太多觀光客的老街,自在地展現著她樸質的面容。舖軌不斷向前方延伸,在盡頭轉了彎猶如遁入桃花源去。此刻我任憑想像飛馳,踩著斑駁的古銅色路線,與你漫天亂談: 或許是田寮古人的某本詩集、或許是村上春樹的某文某段、抑或許是光影灰階的美感...。

當粉紅色的天燈被燃燒不完全的煤油黑煙燻成髒墨一般,在風中搖搖欲墜最後乾脆一頭栽進竹林裡自焚燒盡,孩子見狀吐出詩般的句子: ”天燈失落了...”,是呀! 我的心有一部分跟著頹喪著: 夢想中的天燈,應該像一盞盞發熱發光、滿載祈願的紙氣球,群飛如同某日決定返鄉的候鳥,頭也不回地振翅飛向遠方。

不到半年的時間,我渴望著尋訪那些未竟之地猶如一種癮。即使在醫院附近小書店的小區塊前,各種旅遊地點介紹的圖文像是強力膠般黏著我的雙腳使之寸步難行。接著旅行文學開始左右閱讀的胃口,連先前不甚有興趣的內地,也因作者活脫脫的筆觸引領出一種嚮往。甚至新工作必須頻繁地出差遊走,都被我列入正面考量的條件之一。

在不斷的變動之中,唯有穩定的基石,才是我流浪的目的地。

*picture 1: by sliencemoon

Izum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