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爾道夫二期的工程轟隆隆地持續著,路口的蔥油餅仍是油滋滋地被翻煎,那個不時對空氣咆哮大罵的女子安穩地坐在便利商店前,世界仍是轉動,時間無聲無情卻充滿力量地繼續前進。

妳穿梭在聖殿,靈魂淨落安適。唯有在平日,這個大城市的眾數信徒多被桎梧在桌椅前後,或散落各處,妳因此擁有廣大的個體空間,自在地與神祇們細細對話。書香芳華,如迷煙構築一種安全感,她們驅散孤獨、寂寞、憂傷;桌上的、架上的,眾多處方良藥,任君選擇,參拜自療。

當書上寫道妳所熟悉的激素分子,不但可"引發雌性哺乳動物子宮收縮和乳汁分泌,激起母性行為和減輕母親壓力,她更經由與愛侶相擁依慰、親密接觸,大量分泌發揮撫慰和鎮定的效果,強化兩人的依附關係。""故成人若與其依附對象分開,一開始會焦慮恐慌,然後接著了無生氣、沮喪憂鬱,最後只有在情感上超脫了,才有辦法在傷害中復原。"妳恍然大悟,點頭如搗蒜。

將古老的依附系統(子對母)和一樣古老的施愛系統(母對子)兩相混合,再丟進修正過的交配理論,於是產生了浪漫愛情,引發特洛伊戰爭、激發出偉大的文學創作。科學結合心理學,再連同哲學一起討論所謂"激情"與"友愛"的演變歷程及其錯誤發生的危險性,就這樣把波蕩起落的情緒,理順得安穩服貼。妳乖乖掏出塑膠卡片,默默貢回,配著小南門傳統豆花,吃得津津有味。

ps: 象與騎象人(The Happiness Hypothesis),Jonathan Haidt著,李靜瑤 譯,網路與書 出版,翻閱的原因是好奇看起來像歷史書(或動物行為學?)的標題為何被歸類在心理學區。決定購入乃因其內容以正向心理學為主幹,橫縱科學、歷史、宗教、哲學與文學,鮮趣活潑,開始閱讀就停不下來(簡言之就是喜愛)。:P

Izum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