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704 (6)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 Apr 20 Fri 2007 22:22
  • 必要

倦鳥歸巢。
疲倦不在於奔波,乃因獨處之必要。
(連續24個小時沒有獨處的時間與空間,竟如此耗弱妳的精神力。)
--
那天有個好天氣。適度的溫度與溼度,微微細散的春風,漫步在巷道,妳感動地幾乎想原地掏出書本來,像隻貓兒懶洋洋地曬在陽光下,定落浸潤那美好的和煦之中。"飲晴空之深湛,啜霞空之灩瀲,是化了的羊脂與雞血,是含淚美目之微褐",剎那間,有微醺飄然之體驗。

那天的好天氣,像其他的好天氣一樣,在妳發現她的當下,腦內旋自行啟動某種路徑,向意識核投射出:”趕快出去玩吧!” ”今天適合出遊!” ”好想出去玩!” 諸如此類的字句,使妳無法自制地蠢蠢欲動。(唉! 若不是當日稍晚既定的出差,或許妳會去草山行館的焦黑殘骸跟前默行哀悼之意。)

那天真是好天氣,非常好的天氣。
--
閱讀之必要,其一是對話。作者與讀者的對話,洗入與洗出的對話,虛幻與現實的對話。你/妳必須丟棄自我,用以沉醉入迷。於是在無聲之中,你/妳已經歷某段此身不可得之人生;或由潛意識食入某種關鍵字語,轉化更動本質於無形。

我讀,故我在。
--
他聆聽一種陌生的語言,屬於這語言的每一個字他都明白。       -米蘭.昆德拉  [無知]-

Izum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若不是沙塵暴,她會跑的更遠。
--
就如同你跟我說而我跟他說的,人生本來就是堆疊著成群的無奈。
那又如何? 我想,在什麼狀態,就過什麼樣的生活吧!
本來就沒有非要怎樣不可的什麼。

Le Petit Prince 裡面的小王子,其實是我們內心裡最柔軟、脆弱、浪漫的那一部份。
小王子不是小孩子,小孩子根本不會有如此深沉的憂傷。
所謂大人們,是指那些約定俗成,大家所謂應該怎麼樣那麼樣的價值觀。
可悲的是,我們在故事書裡唾棄著的東西,現實生活卻擺脫不了它的如影隨形。

很抱歉當你問道:"妳一定是鼓起很大的勇氣下決定的吧!?" 當下已不知道如何回應你了。
我只是比較懦弱,選擇依循心的方向去前進,放棄跟所謂的客觀現實抗爭搏鬥。本人只是自求多福而已。
(薪水少一點,生活卻更容易知足,這交易其實還算公平。)

所謂情緒這種東西,再怎麼藕斷絲連、欲走還留,終究只是一個短暫的狀況。
"痛苦不在於處理垃圾,而是無人理睬的寂寞。"
"沒有比不欺騙自己更困難的事。"
以上嘉言取自於某D丟在地上的箭。

等不到痞子強尼戴普的海盜片,先去看4個又老又發福嚴重的歐吉桑騎哈雷。
能開懷大笑真好! 哈哈哈~

朋友們! 希望你們的生活也都很平靜美好~ :>

Izum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Apr 13 Fri 2007 16:56
  • 旅行



Q:請問旅行之於妳是具什麼樣的意義?

A:喔!?(驚!完全狀況外...) 旅行的意義? 並沒有去特別定義過。有時候是很想跳脫現有的生活,有時是單純想到那些還沒拜訪過的地方走走。旅行時的心情其實有很多種呢!
--

事後再度檢視,其實妳試著定義過。猶憶那年秋冬交錯之際(喔! 時間過得真慢),因情感依附與自我認同上的巨大裂解,妳踏上了人生第一次隻身旅行。其後每次出走,妳總是得回應某句通關暗號,出題者從身邊的同事、民宿老闆娘、路邊水果攤、計程車司機、租車店小弟、商店銷售員、網路閒聊者...等等不勝枚舉,用不同的語言和口音測試妳:為什麼一個人旅行?

星座書是這樣描述著: 射手座愛好自由、變化與旅行。的確很符合眾人所感受的妳的輪廓。殊不知其實妳常常被某種莫名的偏執桎梧羈絆、擁有好幾件因習慣無法割捨的舊物品並常常懶惰一整天餓肚子昏頭在家哪都不去。

那時以為隻身旅行是一種放逐(逃避?),或者是某種追尋;甚至有其他更超脫、更虛玄的涵意可以闡釋自身心靈的狀態。但其實去定義有何意義? 那麼多的陳述並不會影響成行/不成行,非此道熱衷者也不一定真的能懂妳所盡力白話說明的不知所以。

不過旅行的心情倒是可以討論的。每一趟旅程的收穫與記憶封存後的模樣都不盡相同。至今那些大大小小的出走,都有著她們特有的感受和色彩,無論美好與不美好。喔! 孤獨是享受自由的附屬條件,旅程中的孤獨往往是美好的。每當黑幕降臨,妳在異地的房間自處,或草書白日所思所見所聞,或整理相機獵取的豐美景物,或是臨睡前的小段閱讀,天亮後就繼續上路那麼簡單的無所為而為,其實還不賴。

請容我賴皮引用此種無負擔卻完美的邏輯解釋妳的出走,不過就是"想要去旅行"罷了!
(小王子也是一個人旅行喔!~)
--
On ne voit bien qu’avec le coeur.
L’essentiel est invisible pour les yeux.

-Le Petit Prince by Antoine de Saint-Exupery-

Izum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Apr 11 Wed 2007 23:15
  • 錯亂

所謂生命營生這東西在什麼時候都一樣。要建築起來相當花時間,但要破壞只要一瞬間就夠了。p235
--

從未曾如此匆忙,事發當下就奪門而出往診所奔去。

因著新生活的需要,大男友VAIO開始與我形影不離。當初會愛上他是因為他的外型俊秀斯文(輕薄短小,含電池僅重1.4kg)(據說此型號的確深受女孩們青睞),霧銀的質感與在當時屬於中上等級的內涵(硬體配備),造就我與他的緣分。此後,他就一直陪伴著我度過不斷反覆的寒暑,引領我見識由電子訊號組成的形色世界,默默聆聽著我的牢騷與心事,無怨無悔。

總是這樣的,當初我們愛上對方的那些可愛之處,經過相處,漸漸地反而變成抱怨的短處。受限於螢幕大小與整體的美觀,與大男友的臉蛋所保持的距離,不利於雙眼長期吃力地看著小小字體;工作上求好心切地投注心力,連續數天的熬夜準備講課教材(中間還不忘嗑完進度已嚴重落後的長篇小說),在隨著雨勢暫歇而告一段落後,頭殼悶痛與眼睛畏光酸疼,症狀與小說的主角如出一轍。就在生活裡平凡不過的攬鏡梳頭動作中,赫然發現一向較虛弱的右眼在鞏膜處出現直徑約2mm的出血斑。

牙痛皮肉痛胃痛腳痛生理痛我都可以忍耐,但這毫無感覺的警訊,著實讓人大吃一驚。細心的女醫師在詳加檢查之後,發現眼壓很低,輕微的體質性過敏性結膜炎,三年前雷射切割角膜的傷口癒合良好,最後確定我的眼睛只是因為過度疲累,產生左眼輕微遠視右眼輕微近視又散光的錯亂狀態,開了眼藥交代多休息。

靈魂之窗錯亂了,我承認嚴重的睡眠不足和時常低血糖,精神也快錯亂了。那麼高興雙眼沒有大礙,馬上得意忘形地往聖殿前進,貢回看一百遍也不會厭的小王子(新版的美麗插畫)和伊甸園的鸚鵡,補補精神食糧的庫存。

誠品講堂 敦南店

週一 從心理史學看歷史人物 19:30-22:30

4/16 洪通 愚者與天才之間/莊凱迪
4/23 三毛 在死亡之前的死亡/莊凱迪
4/30 顧城 一個詩人的雙重死亡/王浩威

週六 影像的憂鬱 19:00-22:00

5/05 電影"時時刻刻":兼談伍爾芙的躁鬱創作
5/12 談女作家的自殺:Plath、Sexton、邱妙津、張純如……

Izum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妳是巨大的海洋,我是雨下在妳身上,失去了形狀...
--
既然是旅行,一個人自在地來去,我想應該不會改變旅行的本質。
--
前一刻鐘妳還在那個據說常飄雨的行政區裡因尋覓新居不可得而心煩意亂,下一刻鐘妳已假寐在客機上,昏昏睡醒後發現自己原來身處在旅途之中。

抵達這個島城已是夜暮低垂。沒有花火妝點陪襯的虹橋在一片暗黑的海上兀自美麗著,遊客奚奚落落更顯出她的寂寞。與第四代文石經營者討論完天使之眼漸暈的豐富色彩、旋轉舞姿的融或不融,以及其與克林姆畫作的雷同處,妳轉向中正街在路旁大啖碳烤雞腿與仙人掌果汁。

那個失眠後的早晨,正要揉醒睡意時發現胃部異常緊張,算好時間投入安慰用的暈車藥,妳邊吃早餐邊想著這副燒餅油條待會是否會原封不動地從口裡出來。祭拜七美人塚是為了什麼呢? 那跟貞節牌坊的存在一樣是不合理的。如果想駐守等待那也是個人的選擇,沒必要廣為流傳還立下標的準則,要其他人仿效。假設今天出海的男人其實對老婆很壞,死了不是更好嗎? 當同船的大夥群策機車急忙趕往下一景點,就這丁點大的島,妳孤獨閒蕩如浮雲般,發現了第一批盛開的天人菊。只不過是路邊的雜草開花了,妳卻樂得像挖寶般猛拍照,恰早某帶刺的子兒見機沾上妳的裙也渾然無所覺。

這個島、那個島,整個島都一片天地蒼茫。銀合歡褪去綠意,只剩莢果隨海風飄揚。(由於大意錯估南方的溫度,女人穿得像是下樓吃碗麵般一派悠閒即啟程,菊島的風讓她吃足苦頭。) 倔強的旅人用當地居民都欽佩的毅力,甫自南海歸來又風塵僕僕地踏上北環之旅。太陽自始至終均未露臉,放手讓北風恣意考驗妳的耐受性。冷冽的海風不斷貫穿妳的意志,毫不留情地消散妳的體溫,讓妳在203公路上猶豫著前進的必要性。若沒有二崁古厝那杯溫熱的杏仁茶為妳暖心怯寒,殊不知當時能否按耐胸口緊繃的疼痛安然歸程。

妳何時會倦呢? 世界那麼大,怎麼走也走不完...

Izum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0) 人氣()

  • Apr 04 Wed 2007 20:54
  • 慢走

門診的忙碌告一段落,尚未放鬆的腦神經碎碎唸地計算著任何可能發生的狀況,雙足在診間內走踩例行動線所畫出的華爾滋舞步,兩手配合擺盪拉開抽屜、拿起針筒、拆掉包裝、抽取藥劑、帶上酒精棉,最後隨手把聽診器塞入背袋;脫下吸滿消毒水味的白色制服、換上淺薄卡其色風衣、轉動鑰匙、發動機車,排氣管噗噗作響;循畜主請求,妳心上平靜但凝重,催了油門,依應某種默契準時赴約。適逢初秋午后,將到訪的秋颱染灰台北的天空,陣風刮落枯葉在空中翻飛起舞,雨衣隨勢狂拍作響。猶記那刻,街頭有斜飄的細雨。

妳回憶著嘉嘉到醫院來求診的歷程,發現自己剛好陪著她走過了生命最末一段路。小妮子是一隻很有個性的瑪爾濟斯,除了餵藥抵死不從、抽血打針要極盡安撫以免相關事件的靈長類破皮受傷之外,她算是一隻很窩心可愛的伴侶動物。嘉嘉在車輛飛馳的高速公路旁被人發現,據說當時背部有大區域的燙傷,並檢查出有犬心絲蟲和血液寄生蟲感染。小妮子的身世被臆測著:或許曾經被虐待、缺乏照顧、不被關愛,最後遭逢狠心遺棄。新主人非常有愛心及耐心,每次帶嘉嘉來看診均提供十分完整的觀察紀錄,也細心配合獸醫建議的醫療處置。最初的病歷中,多數是紀錄著例行的身體健康檢查與超音波洗牙,並吃藥控制過去心絲蟲損害心臟後所帶來的不適症狀。

慢性腎衰竭是許多心臟病老狗的隱憂。由於長期的血液灌流量不足,這座身體的污水處理廠會逐漸耗損衰弱。一旦相當數目的藍領絲球體宣告罷工,無法從尿液排除的代謝廢物開始在血液中堆積,毒化它所經過的眾多工業園區。

某次就診,嘉嘉的主訴是嘔吐、厭食、消瘦、精神不振,畜主詳盡描述的字句隨氣體分子的縱波震動傳入耳內,妳在腦袋裡搜尋資料庫反覆推敲,依照既往經驗有效率地重組資訊並描繪出某種形而上的輪廓。檢查報告出爐,歷歷排列的英文代號和數字驗證了妳的擔憂。說完一個結局不是從此幸福快樂的故事,埋好靜脈留置針,接上點滴管,在共識之下,妳選擇先用輸液的方式來調整小妮子體內各種的失衡與異常。住院治療幾天後,小妮子很爭氣地恢復成一條活龍,因病情暫時獲得控制,複檢的數據閃亮著樂觀,妳寬心大赦,讓嘉嘉擺脫不鏽鋼監牢的桎梧,得以回家休養。

好景不常,第二次入院時,症狀開始出現了意味著消化道出血的黑色泥糞,持續性嘔吐讓她呈現靈魂半出竅的恍神模樣,飆高的腎功能指數暗示了陰鬱的預後。經過一番長談,畜主豁達地決定讓嘉嘉留在家裡安寧照顧,熟悉的環境與親人的陪伴,是重病的她此刻最需要的無價藥物。

輕輕打開房門,小妮子依舊熱情地走向前迎接妳,腳步虛弱且吃力,白色長尾巴微微搖晃。近幾天,血液中高濃度的含氮廢物已讓她出現時而抽搐呻吟、時而昏睡彌留等末期神經症狀。篤性佛教的畜主特地選了嘉嘉最喜歡的一張CD,唱盤轉動,音箱吐出溫暖旋律,靜靜地滿注整個房間。眾人輕語呢喃,小妮子十分聽話地,讓妳最後一次為她做件事。當過量麻醉劑隨著血液流動散佈,她終於沉沉睡著了,鼻息漸緩,表情安適無比。此刻之後,嘉嘉不必再強忍胃部痙攣與腸道出血造成的苦痛,不再需要逃避那甜味混合苦味的奇怪糖漿,無須再忍受冰冷液體注入靜脈的不適,不用再面對到醫院看診時的恐懼與慌張。

這,就是故事的結局。


寫在其後;

安樂死的對錯與執行時機,長久以來有各式爭議。除了宗教觀點的強勢反對,動物權本身的話題更備受討論。在伴侶動物因無法治癒的疾病而失去良好的生活品質時,以身為獸醫的角度設想(當然也有相反立場的聲音):若畜主能以同理心推論牠不再快樂,甚至痛苦不堪,就可以考慮這個最後的想法。至於實行與否,就得由愛牠的人與牠所愛的人來衡量決定。無論如何,我們都希望牠快樂。或者,至少曾經快樂過。

Izum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