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705 (7)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 May 25 Fri 2007 09:50
  • 再見



再見七星潭時,大熊星座已高掛在仰頭可見的夜空。

海洋化身成一片巨大的黑暗,夏夜晚風徐徐,輕撫每一吋因奔波而生的疲累。孤行者在異鄉依舊無法成眠,腦海中翻攪的喧囂與寂寞,只有遠方反覆敲擊海岸線的濤聲默默回應。清晨四時一刻,她放棄等待周公來相會,起身漫步至岸邊,靜享這再會已過半載的相聚。

日出前,雲彩與微光的反差形成黑白錯置的對比,星子漸趨黯淡,呆坐放空之際,復始的一天在須臾間,無聲地在眼前展開。初出的陽虛榮地先布置露臉用的舞台,將海平面的雲塊渲染成金色的島國,彷彿天堂才存在的景物。終於她光芒畢露,絕代風華教凡人無法直視。精神力終於耗盡的旅人身心俱疲,緩慢地踱步回營,倒在潔白的床單上冀求片刻安眠。

半年說短卻長,此人像已活過了半世紀。

--
花蓮某醫師的評註:  妳是65年次還是65歲呀? 怎麼都跑去老人家遊山玩水的地方?

Izum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青春無敵。

成熟懂事但不庸俗世故,天真浪漫卻不任性孩子氣,依循心裡的道路仍可被認同,在安穩的眷戀裡自在地飛翔。這是我的期許與心願。

生活之中我們可以堅持的事物或許很少,你我何嘗不是在眾多的妥協之下,努力地守住心底一片湛藍的五月天。

同年的阿信說,大多數的人隨著年紀變大,夢想只會越變越小。17歲時的他,夢想是拿著一把吉他唱一輩子的歌。當初同儕眼中不好好念書的爛樂團,如今壯碩成指標性人物。May Day的青春是,把夢想變大,然後偷偷實現它!

以上,清晨4點輾轉難眠有感。
(不過,無論晚睡早睡,滿五個小時就無法再成眠,這是老人家才有的問題呀!)
http://www.youtube.com/watch?v=J3iapmDxWgo

SHE-五月天
曲:鄭楠 詞:陳震/ 施人誠

黃金海岸的岸邊 我們肩並著肩
潔淨的藍天 清澈的水面 吻成一條海平線
看你溫柔的雙眼 彈著吉他的弦
歌詞是諾言 旋律是依戀 唱出一首五月天
五月的天 剛誕生的夏天
我們之間 才完成的愛戀
緊握的手裡面 有好多明天
五月的天 夢開始要鮮豔
前方蜿蜒 一長串的心願
我們一天一天 慢慢實現

大雨沖走了昨天 青春烏雲幾片
彩虹的旁邊 有星星幾點 迫不及待在眨眼
海風味道變香甜 沙灘鑲滿亮片
你哼著永遠 我和著不變 合唱一首五月天

RAP: 海浪 拼命歡呼跳躍 一遍又一遍
鼓勵我們 看誰先吻誰的臉
為這五月之戀 再添一個逗點
再多的五月天 怕也不夠我們沉醉
海燕 身邊來回盤旋 扮演著領隊
彷彿聽見幸福在前面不遠 為這五月之戀 再添一點信念
往後的五月天 和你走到比永遠還遠

Izum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每個人心裡都寄生著心思蟲。

此蟲體血清型眾多,其所投射應對的,可能是某道故鄉口味的家常菜,或是某段縈繞腦海無法消散的豆芽舞曲;有可能是那幅憾震視界的絕美山水,抑或是引你朝思暮想的伊人。

心思蟲侵入人體的途逕至今未明。已研究定論的是,其生活史十分低調,以至於免疫系統全然視而不見。無論是細胞免疫、IgM或干擾素,皆無法遏止此蟲在人體內恣意茁壯。不消多少光景,待其完成數期變態轉化,成蟲旋即移至心房占據一隅,盤根聚結。

當宿主意志軟弱不備時,心思蟲造成的傷害與擾動才顯現於外,當下發現染病為時已晚。臨床症狀諸如食慾不振、精神萎靡者十分普遍,病入膏肓則會造成辦公無力、人際關係失濟。後者的症狀尤其以染上情感依附此種血清型為劇,宿主在耗弱體力反抗而未果時,憂鬱、失心或憤怒等情緒產物,極可能導致毀滅性結局。(有一派學者認為,情感血清型的心思蟲有可能會移行至腦部,以至於此類病人常表現出非理性行為。) 人體可能同時感染二種以上的心思蟲,或者同一種血清型反覆感染。

治療方式依寄生蟲體的血清型不同而有差異(但並不保證一定有效)。公認最難治癒的是情感依附型(感染率也最高),以下討論均針對此類心思蟲。人體若欲自行對抗情傷,有幸者可得痊癒,不幸者常是加重病情,心窩受損更甚。由於健保制度並未給付此類藥物,且藥物效果不佳,患者常需自尋偏方。常見的療法是友情支持法,研究報告指出其確實有顯著差異的功效。此外,飲酒、旅行、寄情創作等輔助治療也十分受歡迎,但專科醫師建議謹慎使用。(此外,時間此帖神秘的草藥,據說有相當不錯的功效,服用時間的長短因個人體質而異。)

由於疫苗尚未研發成功,亦無預防藥可用來避免感染,醫師建議大眾平日盡量維持規律的生活作息,並時常冥想光明美好的事物;積極上進、充分樂觀,挫折時則用老莊思想泰然化解,遠離偏執與灰暗悲觀,即可逐漸加強自癒能力。

如果您正為心思蟲所困擾,極度沮喪痛不欲生,電話直播1980即可直達縣市的張老師中心;如果您需要友情支持,請撥我的電話。
--
犬心絲蟲(摘自網路)
http://www.topet.net/clinic_28.htm

Izum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

妳在光之國度的夜間遠足,忘卻幾多所謂人生的有點寂寞有點悶。
          
常野一族等人,顧名思義,經常在野。他們有時會選擇隱於人世,如你我一般平凡不過。此等人群個性敦厚謙遜,曖曖含光。視家族遺傳的不同,各自擁有超凡的能力。諸如:過目不忘(收藏文字或音樂)、透視他人、預知未來、遠耳/目、燃燒、使時光倒退...(熟悉嗎? 是不是想到X-MAN?)
--
p138 記實子與亞希子的對話
                                                                               
[哎~我們活在世上,究竟所為何事呀?]
[為了知道接下來的延續。]
                                                                               
p140 所謂真與假
                                                                               
[....如今我們站在這裡,也有可能只是沉睡在冰河底下的恐龍所做的夢。]
                                                                               
p250  解說-獻給不想當人的你
                                                                               
善惡沒有分界線,而是一種漸層。
                                                                               
恩田陸,常野物語系列-光之國度,奇幻基地出版。
--
妳壓根兒沒想到,竟會對小妳4個年頭的大小孩,侃侃分享所謂"人生體悟"而結成的、半青不熟的果實,然後被套上"30歲的年紀,50歲的靈魂"這樣的評語。(喔~前面可以加上20歲的外貌) 69年次的大男生有著十分良善的本質,五百度的近視又有散光,即使覆蓋著hydrogel,依舊遮擋不了那對純澈清透的明眸。(這年輕人竟熱愛著Che Guevara,難怪他一點都不覺得妳很奇怪。)
                                                                               
妳終於知道為甚麼師奶們迷戀斐帥。那是她們的青春之夢,藉由一個具體化的人物,重新拾獲早已逝去的少女情懷。彷彿飲了不老泉,人生又鮮活過來。
                                                                               
唉~~妳果真是老了。
                   


Izum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 May 11 Fri 2007 16:10
  • 囈語



彷彿刻意遺世寡居般的住所,少了Mr. V作伴,寂寥的夜晚顯得更加漫長。(還好Mr. AXN一向隨傳即到,也適時為妳解了不少鬱悶。)

思緒是這樣的,當你的意志軟弱,它就趁虛而入,像隻夜裡擾人睡眠的飛蚊,在耳邊忽遠忽近,來回放肆喧鬧。你倦了累了,它依舊不會善罷甘休,似刻蝕著靈魂,一併隨你進入夢鄉,以作古N年的佛氏才能半解的語言,詮釋你的矛盾和困惑。

一覺醒來,意識與非意識之間的推託拉扯,自我原我與超我之間的面面相覷,果真能獲得一個皆大歡喜的平衡?
--

午夜十二點半的民權大橋上,遠方堤頂大道串排的路燈,成簇且孤獨地發亮著。在黑暗之中緩慢移行的微弱車燈,非常溫和且融洽地穿越氛圍,沒有半丁點突兀。

電影散場。
--

當妳把仿單一張一張從資料夾中抽離,Baytril tab., Catalin-K for ophthalmic, Amikacin inj., Immiticide, Weisudin tab., Amoxicillin cap., Oroglymn S.C. tab., Domperidone inj....,有一部份的我也被裂解抽離了。妳十分清楚自己正在捨棄與放下些什麼,只是感覺有些失落難過而已。
--

又是迷路。網路上的資料顯示,循著大湖國小旁的ooxx,然後abcd,就可以走進那xyz。(喔~ 大湖國小我知道,路線似乎很容易呀!)

於是妳在滿是獨棟別墅的G道C道D道間,迷失了方向。眼看已虛晃數刻,不得已下終於開口向警衛伯伯詢問門路。彷彿眼前是隻肥嫩的小紅帽要進森林去,伯伯皺起眉頭講出通關密語:"怎麼一個人去咧?" "至少找個人陪呀!"

傍水路而行,雖已近正午,卻涼爽不帶絲毫酷熱。鉛色水鶇 樹鵲 大卷尾;紫花酢醬草 相思樹 蒲公英;前天的雨勢豐沛了小溪的水量,妳逆流而上,流連於各處小小的驚艷,忘卻時間之河正無情流逝。

Izum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

  • May 06 Sun 2007 14:42
  • 哀悼

"拜託~~~請你一定要救救他!......我的生活都靠他了...."
---

在晨遊那山後返家
貓兒竟不知隱匿去哪兒 (通常這是搗蛋被罵後的反應)  
(咦?桌底怎有水??....)
再細看  大男友已躺臥在血泊(桌面薄薄的積水)當中

丟下手上的預計用來加在泡麵中的青江菜 和 預備來打杯香蕉牛奶的材料
拿起衛生紙和吹風機
趕緊把大男友翻身
用僅如隔靴搔癢的急救方法
期待著奇蹟出現  暗自祈禱一切都會沒事.....

開不了NB極小的螺絲釘  在表面盡可能已處理到盡善後
妳沒有任何的經驗  嘗試著按下power鍵  
以為他就會像往常依樣  感受到妳的呼喚而悠悠醒來
關鍵的那一秒
他醒了!!!   卻又馬上昏睡過去.....
"天啊啊啊啊~~~~~~你不能死呀!~~~~"
匆匆整裝  妳抱著大男友往最近的醫院衝去

"走開走開...  臭公車!!"
"XXX...紅燈怎麼那麼多!"

離妳家最近的醫院說: "喔?....進水囉?.....喔.....那只能送原廠囉!......"
妳借了小號的螺絲起子  趕緊打開確定進水的地方  
不同於妳習已見識的紅紅白白軟軟    
那藍藍綠綠硬硬的 什 麼   有一個地方已經糊糊的了
(嗚~~~~~~)

妳的心在淌血   除了n年前騎車滑倒  撐了一個晚上才進急診室
(後來診斷有輕微腦震盪)
妳從沒想過有一天妳會帶著這樣迫在眉稍著急的心情
帶著大男友飛奔半個台北市來原廠送修
(真難為了山葉小情人  平常趕上班打卡  妳也未曾如此狠心催促他的油門)

於是大男友住院了...  
才分開半個小時  妳終於知道沒有他是多麼痛苦的一件事
(週一的業務訓練課程毀了)
(過去那些他幫妳細細保管的各種資料和圖像   不之是否還能安在)

VAIO.....沒有你  我怎麼辦?

Izum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

  • May 02 Wed 2007 19:51
  • 蝸居



不知道這是哪門子的偏執,這下子連住處都換了,妳才滿意地"覺得"終於開始過不一樣的生活了。際遇是這樣的,有時候你根本無從知道它要怎麼安排,卻又好像是依著你心裡的方向在變化,這種虛玄只能意會,無法討論。若不是同一條巷內有三個工地同時在施工,若不是妳的居所從樓下裝潢到樓上又裝潢到妳家隔壁,若不是妳換了工作乾脆也來換個地方住,面對那些無法捨棄的甜蜜重擔-書堆,怎麼樣妳也不願意輕言搬家。

我們常自問: 自己要什麼?  友人則說: 我們可以不要什麼?

那些跟了妳最久的畫冊,也是最難被妳淘汰到二手書店的一群。奇怪的是妳一年能不能翻到一次都是個問號,卻怎麼樣也無法不帶著她們過著游牧都市的生活。那些早已蒙塵的顏料和畫具,彷彿很有信心地認為妳會再重執熱情,一向安穩地躺在某個角落靜靜等待。

在拆包告一段落後的傍晚時分,冠羽畫眉和紅嘴黑鵯在不遠處吱啁,看來小傢伙們出來覓食的時間到了。或許,妳可以在這裡找到各種形式的幽靜吧!?

--
等待後面是等待  更沉默的等待
於是咬緊了牙關  等待更多的等待
--

暗黑的道路上,閃爍到令人眼花撩亂、分不清楚是黃光還是綠光的螢光不斷發光。放眼望去,無法蹴及的樹林裡、抬頭遠眺的山坡邊、不斷向前延伸的黑暗中,到處都是那些用盡生命發亮的小小燭光。薄雲遮月,今晚妳們是夜幕裡最閃亮的星子。      -致內灣木馬道遺址的螢火蟲們-

Izum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