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706 (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每個人的神經系統裡都住著一隻離行蟲。
                                                                               
離行蟲不需藉由媒介傳播。根據科學家多年來的研究與調查,近來在ㄟ斯西哀上發表了驚人的報告,推翻了原先認為離行蟲須在人類智識健全始攻擊入侵的理論。最新結論是該生物從人類個體被誕生之際,就已依附在該宿主的神經系統中。其來源經推論極有可能是從遠古時代蟲族進入原始人體內後,就與人類取得非互利非寄生亦非共生的微妙平衡。(部分宇宙派科學家甚至懷疑其為光年之外來地球殖民的外星生物。)胎兒在母體發育之際,母親的離行蟲會進行長達九個月的分裂生殖週期,幼蟲在分娩機制啟動前經由胎盤進入胎兒,跟著幼兒生長發育並演化變形。至於不經由人類子宮製造的複製人是不是就可以免除離行蟲的侵襲,目前正在進一步實驗。
                                                                               
所以只要你/妳是人,就無法擺脫離行蟲的隨行在側。
                                                                               
離行蟲的型態與變化多端的發病情境一樣詭譎。無論本體的模樣為何,其標準結構一定具有八至十根鞭毛,用以游移在盤根錯節的神經系統依然如魚得水,或可緊密地攀附知覺感官區塊盡興發揮破壞作用。
                                                                               
人類自小就要面對各式各樣的離別。諸如離乳、離家、離婚、離開人世...等等,離行蟲在某些既定的行程裡強化人類的依戀本能,使道別、分離這種事情變得難分難捨,一旦併發心思蟲症後果更不堪設想。
                                                                               
但在某些特殊的狀況下,人類社會發展出一套制式的流程來迎接可預期性的離行蟲發病。例如每年夏至前的畢業典禮,此可謂多數年輕人類經歷長時間的填鴨式教育,羽翼漸豐,象徵往人生另一階段邁進的重要轉折點。不但有廣大的組織群體籌備規劃並參與完整的病程,甚至有數種版本的詞曲嘔歌其淒淒慘慘戚戚。諸如: 李叔同先生作詞的<�送別>: 長亭外,古道邊,芳草碧連天。晚風拂柳笛聲殘,夕陽山外山...;作詞者不可考,曲源自蘇格蘭古曲的<�驪歌>: 驪歌初動,離情轆轆,驚兮韶光匆促...;近年則有李子恆作詞,陳秀男作曲,偶像團體小貓隊主唱的<�驪歌>: 南風又輕輕的吹送,相聚的光陰匆匆,親愛的朋友請不要難過,離別以後要彼此珍重...。離行蟲若有感情,想必會因為人類的重視而痛哭流涕。

基於某位不願透露身份的隱居人士所述:"心靈不會被真偽的概念所干擾,所以對心靈而言只要是能產生作用的事物便是真實,它並不會為真實概念的範疇所困擾。"因此我們可以推論離行蟲對虛擬的網路介面依舊可發揮作用。可怕吧! 所以別因為你/妳躲在螢幕後面就可倖免於難。

既然有可預期的發病歷程,當然也有無預警的緊急發作。為此部分人類分工從事風險評估相關產業,用死神威脅或溫馨情感或鼓勵或誘嚇,即使生活庸庸碌碌存不到足供退休享福的五斗米,也得想辦法從三斗之中拿出一升拿換取幾張書面的保證。

關於離行蟲症發病時的各式症狀,端看事件種類以及宿主體質不同而有個體差異(譬如與情人分離在常態上是比較嚴重的病症),由於過於資料過於龐大複雜,故筆者不願再費心整理論述。生命如同喝白開水,冰的熱的自己知道。
  
                                                                             
如有需要,諮詢專線請參考心思蟲篇。另外,急診不另加收急診費,謝謝。

 --
梨形蟲(犬貓人均共通)
http://hercafe.yam.com/pets/clinic/expert/show.php?id=326995

Izum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 Jun 21 Thu 2007 22:06
瞎與蝦。
                                                                               
我確定蝦子不是瞎子。
                                                                               
這是一個關於蝦子的故事,由於內容陳述過於真實,請讀者自行作好心理調適。










釣蝦跟釣魚一樣,都是用魚鉤,但釣竿不同。
                                                                               
釣蝦場所附贈的餌通常是雞肝和小蝦米(喔~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而根據蒐集眾人經驗與實際試用,雞胗(沒錯,就是雞的胃)不失為一個理想的餌料。其一,雖然氣味不若生魚腸般腥羶膩重,但泰國蝦們似乎也欣然接受;其二,最重要的,雞胗的肉質堅韌難以切爛,蝦子欲食之又不易咬斷,於是連同餌料和魚鉤一併吞入。
                                                                                
堪稱慘絕蝦寰的五大酷刑正要揭開序幕。
                                                                               
釣蝦的技巧是,你要耐心等待並察言觀色。除了不時微拉食餌用以製造"活物"的錯覺(這一點讓我們判斷蝦子應該是個大近視),當浮標微微沉入水面,請往下沉的反向再吊一下蝦子的胃口,讓牠誤以為囊中之物欲逃脫而更加大快朵頤(跟蝦子耍心機!?)。心中默數約15秒(視個人經驗而定),接著順向用力拉起釣竿(也有人使用溫柔牽引的方式),你的戰績旋即再添一筆。

酷刑一: 蝦子被拉起的瞬間,魚鉤會穿刺口器或刺入身體任何一個部位(通常在頭與螯附近)。
                                                                               
酷刑二: 為料理方便與釣者自我防衛,蝦子的雙螯會被硬生生地拔除再丟入網袋內。
                                                                               
酷刑三: 為料理方便,清水粗略洗淨外表後,以烤肉串用的粗竹籤像固定香腸一樣穿刺蝦身,每隻蝦子都像該族吊在食字架上的耶穌基督。
                                                                               
酷刑四: 以粗鹽裹滿整個蝦子外殼(傷口上灑鹽),目的似乎是調味。(這一點有待討論)
                                                                               
酷刑五: 群蝦在烤箱裡排排躺,承受火烤至熟透的蝦間煉獄。
                                                                               
                                                                               
以上。
                                                                               
                                                                               
自己釣的蝦難道比較好吃嗎? 其實不然。同樣的花費,我們可以吃到一大盤美味的胡椒蝦而非寥寥數隻僅夠塞牙縫的鹽巴蝦。但為何還是有許多人喜歡釣蝦? 所以釣蝦的目的不是吃蝦,而是整個過程所隨生的失望、不耐與成就感等種種心境變化。
                                                                               
喔~ 如果有來生,我希望不要當泰國蝦。
                                                                               
(致仁心的D)



Izum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

我們可以維持一種平波如靜的心靈狀態多久時間? (這問題似乎雷同於問水中憋氣能力?) 如何修練自我才能達至不受人事物干擾的穩定態? (尋求那解答無異於緣木求魚? ) (有種魚叫彈塗魚,牠會爬到樹枝上喔!)

趕往松山車站的路上妳一直在思考,二位貓室友是否已發現這個數學邏輯: 書本+衣物+相機=遠行(喔! 他們的觀點應該是: 書本+衣物+相機=餓肚子)。

沒有回程票,沒有既定的落腳處,我對妳一副無所謂的態度感到十分訝異。行囊裡連事先準備的地圖都沒有,在羅東市區閒晃,那些街道的景物早因幾次來訪客戶而顯得熟悉(不過路癡聞名的妳依舊沒甚麼方向感)。車站空地上的向日葵一直耐心地盛放著,終於等到有人來為她照了張艷陽天。

台七丙線上,蘭陽平原的稻穗接續在台東之後開始彎腰低頭,熱空氣偶爾夾雜三星蔥的葷嗆味兒撲鼻襲人,帥氣的豪邁奔騰載著旅人一路飛馳,直驅去年拜訪未竟的夢幻湖泊。泰雅路上,偶見滿山坡搖曳擺舞的芒草花,蘭陽溪的兩側則鋪飾著朵粒的西瓜;呼嘯的耳邊風把樂曲吹淡只剩碰碰鼓聲,天地遼闊,妳愜意悠然地在其中閒蕩。

終於,妳沿著旋繞山壑的腸道攀附移行於翠峰一角,靜靜地穿越過神秘霧障,黃苑熱心地在路旁指引去向。細雨中,來到沉睡的女神面前,她的含蓄與矇美,只容凡人用心敬畏欣賞。燈心草鋪陳成毯,二個藍色身影靜坐在湖邊,妳對這風景異常著迷。求不得也碰不著呀! 是妳的不是妳的,世事總是這樣定義著。

牛奶河在隱約中橫跨夜色,民宿的臥床十分柔軟舒適,但在外地沾枕即眠對妳而言向來是天方夜譚。東方始露白,玉蘭山區的雞群旋即放聲齊鳴,麻雀們在房外空地咕噥忙碌,要是我也會乾脆放棄在床上輾轉,在微光中與山裡的黑蚊一起分享赫拉巴爾服侍英王的中魔之作。在眾人仍流連於夢鄉之際,腦神經衰弱的妳漫步在山腳茶園,一對大捲尾似小丑般滑稽鬼叫,遠處林內的竹雞命名他的存在主義叫"雞狗乖",三隻矇眼的小彎嘴畫眉在三尺不到的跟前追逐嬉戲。悶濕的氛圍,意識上潮重的肺葉無法在深深吐息之間充分闊展。

於是,背脊兩側宛如原生胎記般的雙翼帶妳往南飛行了四十餘里,隨著蘇花蜿蜒擺弄,緩慢蛇行在山與海的交際線,妳突然意識到: 這些不斷向前的舉動不過是在試探自身的極限?! 就這樣,越過南澳,不及和平,在一種"嗯啊...這樣就夠了"的七分疲態中,倦了的妳折返,遁入俗世,繼續著這一部不確定終點的對話。

人生的確是一堆廢話。那些不寫不說的,甚至比你我都還更真誠地履踐人生。

--
筆記:
1. 九、十月是翠峰湖的滿水位期,據說那時更美。(再去一次???)
2. 請注意一定要走經過泰雅大橋那條路線,才能遇到傳說中與實際上往太平山和梨山的最後一個加油站。(否則在沒有備用汽油的前提下,把車子棄在路邊的可能性絕對極大。)
3. 推薦玉蘭山區的老農民宿,雖然規模小只有四間房,但屋主(女兒)親切熱情,老伯招待的烏龍茶實在太棒了~~ http://farmer.ilanbnb.tw/




Izum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 Jun 12 Tue 2007 04:06
他已人間蒸發了10年,片刻前妳才讀完這本謳歌生命美好之作。由於每一字一句的產生都是歷盡艱難,文辭的陳述那麼簡單卻又充滿著憂傷,以至於妳細嚼慢嚥,得用看長篇小說的時間才能消化作者如蝶舞般輕盈又華麗萬千的思緒。

如果靈魂受困於沒有出口的潛水鐘是某種形式的殘酷,那自由的我們作繭自縛未免太孩子氣了些。

當我們開始在乎一個人就意味著踏入一趟冒險旅程。各種期望與不期望的攀緣糾葛會讓旅者舉步維艱。當對方在原我的劇本中脫稿演出,自我會提醒我們以客觀的態度去包容接受,但結局常是超我在協調之中發現這種所謂理性的準則只會造成旅者內傷但對方可能渾然無所覺。當我們發現一切都是咎由自取的,妳要脫身抽離或再看著辦請隨意。

其實妳對"生命的意義"這種論題沒有甚麼可以陳述,或許是曾經認為有意義的已不復在,抑或未來有意義的它還沒來。

不管了,光是坐在這裡想像著一週後妳所在的風景,嘴角忍不住就微微揚了起來。

書目- 潛水鐘與  蝴蝶,Jean-Dominique Bauby,大塊文化,1997。

Izum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