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711 (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她不懂,這是一場萍水相逢。



聽取O君的建議,妳拿出只能稱作輕裝的Beebub背包(在還沒去鄉野情經歷鬼打牆前,這是目前妳手上最大容積的背包了),用4大本硬殼精裝的獸醫原文參考書,硬是將行李湊成了10公斤,打算來一趟初階登山體驗。(看來原文書除了催眠,又多了一項附加價值)
                                                                               
鯉魚山就在妳居所不遠處,經過大湖國小與大湖山莊街,正午的冬陽一路送妳重溯水路。在大湖住了半年,沿途潺潺流水與綠石疊沓的悠然,讓妳暗自懊悔平常怎不勤加走動,枉費"身在此山中"的地利之便。
                                                                               
她是在整治工程的草叢裡被妳發現的。一開始妳只是想用相機捕捉她假寐的瞇眼模樣,她也一副"這個路人甲真無聊"的眼神不太鳥妳。當哨聲從妳口中發出那一剎那,她突然像被啟動開關似地用力搖尾向妳走近。迎面走來的遊客說,她陪過他們走過一些路。
                                                                               
目測體重約7公斤,灰黑色硬短被毛,戴著紅項圈可能是附近的家犬。右眼的第三眼臉因感染與結膜沾黏,左後腿大概因為股骨骨折或骨盆骨折而不良於行,一口潔白的琺瑯質顯示,她是剛換完牙年紀不到一歲的小女生。一路上,她開心地忽前忽後伴妳隨行,三隻腳奔跑起來步態依舊輕盈。她時常刻意在前帶路,頻頻回頭檢視妳有無跟上她的腳步,有時則由妳輕喚"走吧!" "可以嗎?" "怎麼了?" "走囉!" 讓跟在妳腳側的她繼續向前。
                                                                               
妳真是喜歡她,還有她陪妳一路爬山的感覺。
                                                                               
圓覺瀑布下,山林用它自己的美感妝點傘狀的涼亭,青苔幾乎遮蓋掉人工的不自然,妳和她在某隅一起享用了日式小餅乾當點心,再向上經過長長陡梯到達圓覺寺作為終點。10公斤的負重讓妳停停走走,開始汗如雨下,她也喘氣噓噓在一旁趴坐歇息;回程出現其他山犬對她咆哮示威,她就挨近妳的腳邊亦步亦驅尋求庇護。沒有共通語言,妳們卻能懂得對方。
                                                                               
妳帶她回到初見面的草叢,本以為就此分別互道珍重,她卻堅持繼續送行更往山外走去。終於在某處須跳跨水道而過的石堆中,妳向前走了,她卻躊躇不前。回首看她想跨過水道卻因後腳無法跳躍不知如何是好,左右徘徊著急萬分,妳卻沒有停下腳步。
                                                                               
一個轉彎,她見不著妳了,發出哀鳴聲哭泣,妳的心都快碎了。一直到走遠了,妳還是聽得到她的哭聲,頻頻回首,希望見到她又不希望見到她。
                                                                               
本來以為對她而言,妳只是像任何一個友善的登山客,來來去去船過水無痕。怎知她如此看重妳們前後不過一個多小時的相處,讓妳自覺無情與狠心。現階段沒有能力給她幸福的生活,也不認為自由慣的狗跟人住水泥叢林會比較快樂的妳,只好選擇背負這個遺憾,讓她變成一個故事。
                                                                               
                                                                               
                                                                               
她不懂,這是一場萍水相逢,就如同過去的妳一樣。
                                               

Izum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你形容我是這個世界上無與倫比的美麗
                                                                               
我知道你才是這世界上無與倫比的美麗
--
                                                                               
看六個大孩子在舞台上情感澎湃說不好一句話,印證了妳在開場就意識到今晚在這顆蛋裡發生的事情,對蘇打綠而言是個大躍進的里程碑。或許以後他們會有第二場第三場...第N場在小巨蛋裡的演唱會,或許以後他們的能量會聚集更多更多的聽眾愛他們的音樂,但在此時此景,純粹成一種無與倫比的美麗時刻。
                                                                               
接觸這個知青樂團,是從C君以無言歌作為MSN稱呼開始的。他們的小宇宙曾陪伴妳渡過一段反社會價值的時期(其實現在還是很反:P),接著像過去回溯May Day一樣,妳往更早的遠古去追尋足跡,也找到了好些百聽不厭的曲目。
                                                                               
不是主流音樂,蘇打綠創造了第一個獨立音樂在小巨蛋開唱的紀錄。沒有炫目的燈光秀或爆破或大型歌舞團,他們用音樂紮紮實實地呈現整場青春魔幻熱血,每個轉場皆見其用心。主唱在某段感性發言中說:"...請你們要為自己和愛你的人,努力閃耀著...",那是妳在演唱會中,第六分之二次,還君明珠雙淚垂。安可前的末曲,小巨蛋裡的天空飄落下數萬張小紙片,每張紙片都是團員寫給大家的一段話,這種細心與感性,引妳第六分之五次落淚。妳抓取到的字句是4小節舒伯特<�鱒魚五重奏>的樂譜配上阿龔寫的,"天上的朵雲水裡的倒影都擁有怡然自得的旋律!"

看著他們的堅持與其後發光發熱,妳一直在回憶那個曾經的年代,是否錯過了什麼? 終究完成了什麼? 或許有部分的自己一直活在過去的二十初,以致於到了現在的三十初,妳還是副學生的樣子,討厭矯情拒絕老成。
                                                                               
在這個大圈圈裡跑到別的小圈圈繞了半圈又原來的圈圈,到底也是認清了舊世界的封閉性與安全感。妳發現,其實能好好地享受生活中當下的每一刻才是最有意義的。
                                                                               
不是只要活著,而是要真正的活著。

蘇打綠官網 http://www.sodagreen.com.tw/main/index.html

演唱會當日紀實  http://www.sodagreen.com.tw/main/weekly11.html

Izum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