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802 (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即使妳有兩次單車百里的妄舉,嚐過兩片臀肉痛得怎麼也沒辦法好好放在椅墊上騎車的滋味,經歷過下車時雙腳仍不自主顫抖幾乎耗盡腿力;即使妳也試過在南橫大山上每吋的前進都舉步維艱,體能不適氧氣稀薄下牛喘完成初次登山;即使妳也曾在沒有月光的蘭嶼夜裡獨行在村落之間,體驗過被巨大黑暗與恐懼逐漸滲入心智惶恐無助;即使妳早被一般社會價值觀歸為異類老愛離群特立獨行,但妳讀轉山,看他的軀殼心神縱遊大山大谷,看他謙卑,看他迷惘,看他感動,看他害怕,彷彿妳也能體悟那百分之一,妳也動容。

說不定未來將發生什麼事早已冥冥註定,總之,與你過去的所為所思無法脫勾,我在相信與懷疑之間擺盪;最後的結果可能失敗,但至少我應該在失敗面前看見自己究竟是如何就範的。  -謝旺霖。轉山<�自序>-

妳總是羨慕也祝福著可以鼓起勇氣(或許裡面夾有一些傻勁)(雖然他堅持說那不是勇氣)去完成"什麼"的人們,克服旁人與現實的萬般阻撓,克服自己的心障,都是很不容易的事。更何況,冒險本身,成功總是未知,總是混著點賭博的氣味。

很多事情,總得去試了才知道。然而,去執行"試試看"這個指令本身的難度高就算了,更難的是,試試看之後所產生的,如果不是當初設想,坦然接受結果又是難上加難。

但妳總得試試看。

一切無非盡是過程。



轉山。邊境流浪者,謝旺霖,遠流出版社。
http://www.books.com.tw/exep/prod/booksfile.php?item=0010391685

圖片出處  謝旺霖部落格
http://www.wretch.cc/blog/wangling819

--
寫在誠品台大店新書發表會之後:
 
可以去挖掘自身最大的可能性,其實是一件很過癮的事呢!      

(當然,這也是在已然安好的此刻才能奢侈享有的感受)   

--

旺霖,你會不會覺得"轉山"出版後的這些事情,都像是一場夢呢? 又像一直在夢裡醒不過來....                                                    

Izum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Feb 17 Sun 2008 23:05
  • 紀人

夢見C






人家說,夢境總是與現實相反。

C
在夢中非常多話,這和他所形容的自己不一樣。夢境是什麼不太重要,重要的是,他曾經是我的精神導師。(即使到現在,他還是有相當的影響力。)

這一點,我想他自己大概不會曉得。
()

他看待事物流轉的冷淡,一如他寵辱不驚的格局。

不同於我的暖黃色調,他有時是冰透的水藍色。我猜當他的週期走到波谷時,就成了謎樣的黑色。不過,這也是我的感覺而已。

C
甚愛閱讀,部落格的論述異常精采,可惜的是他醞釀文章的時間大概可和蝸牛競速。即便如此,每每重溫舊文,還是有不虛此行的滿足感。

對我而言,
C就像「在旁邊」的那種朋友。「旁邊」其實是一種神聖不可侵犯的距離,彼此的力量互不干擾,但知道對方確實存在。

他有個狗女兒,非常熱情天真可愛。那令人幾乎招架不住的友善,我想沒有人可以不愛她。
(其實我認為,就像我的2位貓室友映照出我的2個面,C應該也有非常柔軟的一部分呢!)

為何夢見他呢
? 或許是潛意識裡的自己在提醒著什麼事情吧!

 

鑄心齋隨筆 http://mypaper.pchome.com.tw/news/coalarchen

Izum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Feb 13 Wed 2008 01:07
她養了2隻貓。
                                                                               
大貓個性獨立凶悍,大頭大骨架大眼睛,煙灰色長毛美短混波斯。小貓性格依賴溫馴,普通公貓體型同樣大眼睛,銀螺旋短毛美短混折耳。
                                                                               
他們的個性對比鮮明,南轅北轍。

大貓是從不對陌生人友善的高傲脾氣,凡是院內員工或是到她家幫忙餵食的同事都知道:大貓不好惹。說明白一點,他只怕也只愛馴養他的主人。小貓是只要你是人他都好的超級沒個性,接觸他的人都喜歡他愛撒嬌的軟呢,看起來就像在路上可以跟任何人回家的搖擺尾狗狗。
                                                                                
她曾經設想過,萬一只能養一隻貓,要留下誰好呢?
                                                                               
初步的結論是,大貓脾氣差又比較老,泌尿系統常發炎又愛吐毛球,兩邊腎臟還長了結石,髖關節也正在退化,這麼難養還是自己照顧比較好。小貓個性好正年輕又健康,相信他可以在任何有關愛的家庭都過得幸福快樂。

但事情沒有她想得那麼簡單。

為了一次臨時起意的出遊,大小貓不得已被提前帶到院內住宿,好讓他們先適應暫時被關養的無奈,同時減少同事照顧的困難度。(大貓的凶悍可是排名前三的狠角色) 經由數天的觀察,新事件迫她修正先前對2位貓室友的觀感。
                                                                               
大貓個性雖差,但也算見過世面,只花了2天就回復平常的進食水準,大喇喇的模樣完全不在乎每天只能被主人摸一下下。見了別人照樣哈氣逞兇,零嘴飼料罐頭照吃光,小便拉屎都正常。小貓脾氣雖好,但一副小媳婦可憐樣,7天的時間都沒有好好吃飯,每天望著她的身影來來去去,在小房間裡廝磨懇求擁抱,又不稀罕別人的摸摸,彷彿主人的體溫是生活的一切。
                                                                               
原來小貓的依戀有這麼深。
    
小貓一個月大的時候全身癱瘓被送到醫院,那時只能用無辜的眼神和無聲的張嘴表達所有的需求。她治療照顧一段時間後,終於可以移除點滴,靠人工餵養,但原來的畜主決定放棄小貓後續的治療。爾後,名義上已經安樂死的小貓,被她每天用小提籃裝著上下班,用手把一顆顆小飼料送到脖子仍無力的小貓口中。
 
(或許,他會癱瘓一輩子呢!)
(找黃醫師學針灸來試試看好了。)
 她默默盤算著下一步怎麼辦比較好。
                                                                                
 但人算不如天算。

小貓在很短的時間突飛猛進,從撐著前腳亂爬到終於用後腳站立,再從穩當地走路到可以跳躍,完全變成了一隻正常的貓咪。當然,她也沒學到針灸。
                                                                                
所以小貓非常黏她,大概就是小時候動彈不得時,看著這張臉給他關愛給他溫暖而深深印記在腦海的! 有段時間她下班就呆在電腦前面對螢幕傻笑,小貓趁主人洗澡的空檔坐到NB的鍵盤上不離開,彷彿用行動在訴說: 拜託! 請看看我!~  著實讓她哭笑不得。
                                                                                
                     
所以結論是,2隻貓還是都自己養好了。

--
連貓都不是表面上看起來的樣子呢!




Izum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