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808 (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魚雁往返
--

看到「後現代」的符徵就讓我感到很有趣。
                                                                               
瀏覽了你的相簿 感受到很沉重的孤獨 令人很壓抑 難過得令我一定要寫封信來舒緩一下那種情緒
                                                                               
所有的景色都很美,卻物件都很孤獨,葛瑪蘭中的籃框、7-11與咖啡杯 還有其他相簿中的樹木  照片沒有人就算了 連物件也都孤獨地沒有其他物件與他對話  我不是學藝術的 所以這只是個人經驗中的感受
                                                                               
我學的是建築 也多少涉獵了一些後現代主義的一些養分  我認為的解構 只能鬆動既有的結構而無法顛覆  因為意識形態是很頑強的 深殖在知識內核中  若解構能顛覆意義脈絡 恐怕會通往虛無
                                                                               
妳的相片和經歷 很多彩多姿  希望妳的人生也是!
--

謝謝你的來信。
                                                                               
有種說法是,觀者的心裡是什麼樣的狀態,被看的作品就會顯出各個人想看到的東西。所以如果您覺得我的照片顯得孤獨又壓抑,或許有一部分發散的訊息是這樣沒錯,或許您的心裡也有那一部分的頻率,所以接收到了? :)
                                                                               
以上只是我的想法。
                                                                               
至於後現代,我喜歡它所強調的事物相對性和個體的獨特性。如同您所說的,"解構  只能鬆動既有的結構而無法顛覆  因為意識形態是很頑強的深殖在知識內核中  若解構能顛覆意義脈絡 恐怕會通往虛無" 但也因為信仰著相對性,反而失去了絕對性的依憑,並因此陷於某種反覆掙扎的漩渦,恐怕也是意識核深處還有無法被解構的部分。
                                                                               
我也蠻希望生活可以多采多姿,但是平淡的美好也不賴。:)
                                                                               
ps: 關於我們這短暫的對話,不知您是否願意讓我不具名地貼在部落格中?
--

您說的觀點接近羅蘭巴特的觀點,閱者對於文本的自我詮釋;文本脫離了作者,作者就不再擁有文本唯一的解釋。總之一個文本可以擁有空間提供閱者移情,就是好文本。

既有的結構者認為符號意義間彼此是絕對固定的,相對地解構認為語言是個浮動系統,任何語言都是一種相對地存在來決定彼此的暫時性意義。總而言之,這些哲人們所揭露的秘密,帶給我的觀點是一種對任何價值的肯定,以及相信社會具有能被改變的潛力。可能因為研究的關係,我不是藝術家,比較偏向社會改革。你比較像個藝術工作者,盡情所能享受自己所編織的生活吧!
                                                                               
文本是自由的,隨便貼哪都可以。^^

Izum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Aug 21 Thu 2008 20:02
  • 速寫

    
                                                                        
背著行囊與單眼相機,北城的這個區塊她不常來所以有點陌生。昏黃的夜色降臨,路上盡是忙碌的車陣與行人。突然間,她覺得自己離開蘭陽平原後並非踏上歸程,而是來到這個繁華至極的古都暫時落腳。她一身的裝扮彷彿是來此散步漫遊的旅人,如同她在北島關西被誤認為是日本人,在福爾摩莎島她則被看成是台灣人。
                                                                               
歌詞說,離開才是旅行的意義。從過去到現在,離開總伴隨著歸來。如果沒有人(或貓)在等著她,歸來就不會是必須了吧!
                                                                               
不同於他想要築起高大城牆捍衛他所擁有的,她則是想要一種透明的殼(或繭或包膜,防護罩?),方便她探索的時候免受傷害。表面上的和真實的,複雜性的脆弱與簡單的力量,理想化的以及不美好的,...在這個所有變化都該理所當然的現實世界,她渴望能找到一種堅定。或許,有了那個堅定,她就可以無所懼了。
                                                                               
視線未曾如此短近,她只能確定當下混亂的自己。明天後天一個月半年,還會有好的壞的有意義無所謂大的小的變化發生。

弔詭的是,骨子裡外都是變動星座的她,受不了安定卻又需要安定。

--
在相對性裡找絶對性,可能只會找到絶對的相對性吧!? 

或許那麼多的負面,都是因為不甘心。(苦笑)
                                                             

Izum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