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809 (8)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 Sep 28 Sun 2008 19:58



                                                                               
我不知道什麼時候來到這座島。
                                                                               
從過去做的記號數來,我莫約看了一千三百二十三次的日落,但不包含起初完全沒概念要計算的那段時間。
                                                                               
其實我也不知道還會在這座島待(呆?)多久,但直覺告訴我應該還會很久。腦袋裡的聲音說: "在無常面前,時間不具任何意義,只有因果可以解釋一些看似無解的問題。"但我跟因果不熟,它長在哪種樹上,能不能吃有沒有毒我也不確定。說不定這座島上面沒有種。
                                                                               
這座島不是很大,我甚至嫌棄它有點小。令人感到欣慰的是,至少它還容得下一座小山,山的另一面有小瀑布和一池潭水。瀑布的娟秀有點小家子氣,但是潭水清透碧澈,靛藍和翠綠在陽光下會調和出某種魔幻層次,總是令人不忍移開視線。這是島上我最喜歡的地方。
                                                                               
在白天,通常我都做著一些不用腦筋的活兒。雖然說不用腦筋,其實是因為長期反覆下來,經驗會讓技術精進。所以我總是能輕鬆地抓到魚,輕易敲破椰殼,取火摘果,生存下去不是難事。
                                                                               
我比較喜歡夜裡。在夜裡,感官和思緒會變成很詭異的清晰。海風徐徐吹來,坐在海邊聽著濤聲看著滿天空的星斗好不愜意。前陣子海潮帶來了一些可能是船難散落的各式包裹,其中有台隨身聽,裡面有幾首很好聽的搖滾樂。我認得出裡面的電吉他,揉音和推弦極其溫柔又帶著些許的憂傷,彷彿可藉由耳膜穿透到心臟那般攝人心神。有時候我會因為這種音樂哭泣,但又忍不住想重複一直聽。
                                                                               
我也曾撿過一些瓶中信,喜歡文字的我沒辦法不看它們。信中多數是描述一些思念和問候的話語,看完以後我又讓它們隨海潮漂去,希望收信的那方可以知道寄信人的心意。
                                                                               
我最喜歡的漂流物是書本,很幸運的也撿到過一些。最近一本是教人如何佈置設計居家的牆壁,在島上根本用不到但是我還是很仔細地翻看過好幾遍,手繪和馬賽克拼貼的部分最有趣。
                                                                               
曾經有船經過島的附近,奇怪的是,我竟然跑去躲起來觀察而不是求救。也許我一點也不想被發現,抑或許我不希望這座島被發現。
                                                                               
有時候我的腦袋裡會出現一些聲音,但我也不確定是不是自己的自言自語。因為祂說的話好像都有點道理,懷疑歸懷疑但我會放在心底。或許以後有機會驗證也不一定。
                                                                               
我偶爾會作夢,夢見一些沒去過的地方,沒發生過的事情。當我醒來發現自己還是在島上時會很失落,但現實就是現實,我們沒辦法一直睡覺不醒過來。(或許我的小島生活其實也是另一個我的夢境!?)
                                                                                                                     
我不知道何時來到這座島,也不知道何時會離開這座島,時間因為無常在這裡變成無意義,我靜待因果回答我的問題。

--
這首歌也很好聽  Best of Me / Daniel Powter
http://tw.youtube.com/watch?v=70yiDnkqpHQ&feature=related
                           
                     

Izum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請你/妳務必連結去看看Dancing 2008 (連結為朱學恆的阿宅萬事通事務所)。


http://blogs.myoops.org/lucifer.php/2008/08/03/p361#more361

一個人在世界各地作一樣的動作, 連結起來竟然有那麼大的影響力。
(有看見Taipei, Taiwan吧!)
音樂也選得很棒,我會因為想聽音樂而一直重播。

我也想有力量去兼善天下。
這些年,益發往自我的深處挖去,除了發現孤獨還是孤獨。
那個"每個人都是一座孤島"的說法此刻我深表贊同。
或許,我也可以做個什麼事,讓每座孤島都可以有某種形式的連結。
雖然孤獨無法抹滅,但至少不那麼孤單。

朱學恆正在做的事情很了不起。

人性可愛的地方,在於總是有人願意犧牲或燃燒。 
或許是去成就他人,抑或去換取某種個人信念的實踐和發揚。
每次在大難時,那些恐怖的天災人禍後面,總會有美麗的人性發光發亮。
人們永遠都會為了某些希望或小小的夢想而努力,同時也願意分享,是非常可愛的物種 (雖然你/妳可以反證其實也有很多不可愛又恐怖的部分)。

如果有外星人在看,一定覺得地球人超有趣的, 特質充滿矛盾,又可以持續運作著。
(雖然目前看來似乎把地球運作成走向毀滅的道路...Orz)  

早安! 地球人。

Izum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我知道妳為什麼這麼徬徨了,妳一直缺乏明確的、單純的目標與信念。
--
                                                                               
皮凱本著對抗恐懼的本能,在六歲就立下以世界沈量級拳王為目標,繼哈皮和非洲黑人保母之後,還能幸運遇到人生導師老博、橘皮耶、巴思沃夫人,好友有公雞楚克爺爺、猶太人海密、到最後以死相救的俄國人拉斯普丁。
                                                                               
皮凱很幸運,但他也很努力。在飽受種族歧視與同儕欺凌的灌溉下,本質聰明的蝌蚪小天使仰賴純粹的信念一步步靠近他的夢想。
                                                                               
就算已經處在被大家所認知的特權和地位之中,皮凱依舊能觀照自我那個最原始的開頭,沒有背棄或遺忘初衷和原則。
                                                                               
我覺得冥冥之中有祂在眷顧。他代表了一種力量,因為可以影響那麼大的群眾,所以重要性使他不得不幸運。
                                                                               
時勢造英雄,英雄也造時勢。
                                                                               
--
                                                                               
花了很長的時間慢慢看完這部521頁的巨作,這是少數妳能讀完的長篇小說之一。但妳不認為那單純只是小說。
                                                                               
作者對種族歧見、宗教偏執、社會階級的醜陋有著深入的刻劃描寫,故事仍充斥著許多人性的美好,超乎物種、年齡、智識和民族。
                                                                               
寇特內在55歲的年紀寫出這樣令人熱血沸騰的半自傳小說,文句充滿活力卻不乏圓熟的人生觀,也真的是要有這些歷練才能生出這些智慧呀!
                                                                               
一的力量 The Power of One
http://www.books.com.tw/exep/prod/booksfile.php?item=0010406467
                                                                               
--
                                                                               
老博最後選擇在水晶洞回歸原始的那段,妳一直想到,友人想當野人過原始生活的話語。
                                                                               
連結還在,怎麼樣才能割捨完?
                             

Izum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Sep 12 Fri 2008 22:55
  • 亂語



                                                                               
奧修的靜心課程裡面,有一門叫做"亂語"。方式很簡單,就是完全不要用腦袋,讓字句自由地脫口而出,不用邏輯,不需文法。被吐出的字句沒有意義,它就只是被產生而已。藉由亂語,可以釋放我們腦袋裡過多的雜念和垃圾想像。很多恐懼和壓力,都是我們自身加諸於己身的呀!
                                                                               
以下節錄自奧修電子書:
                                                                               
"這是一個讓情緒抒發、淨化的技巧,並鼓勵表達情緒的肢體動作。一個人做或是和一群人一起做皆可,閉上眼睛,開始說一此些無意義的聲音--胡言亂語。「亂語」這個字源自於一個叫賈巴的蘇菲神祕家。賈巴從不說任何一種語言,他只發出無意義的聲音。他仍然有成千上萬的弟子,因為他表達的是:「你的頭腦不過是在胡言亂語了。把它放在一邊吧,這樣你就會品嚐到你的存在。」亂語的時候,不要說有意義的東西,不要用你會的語言。如果你不會中文,你就說中文;如果你不會日文,你就說日文;如果你會說德文,就不要說德文。讓自己第一次擁有這份自由--就像所有的鳥兒擁有的自由一樣。你頭腦中出現什麼都容許它,不要去管它是否合理、有道理、它的意義、重要性何在--就像小鳥那樣好了。

--
                                                                               
奧修的哲學很強調覺知和靜心。
                                                                                                                                                              
我們得讓頭腦保持清醒,任何時刻都在覺知的狀態,那感覺大概像我們所受所感所聞所見的 什 麼,都像看電影一樣。我們的情緒可以受電影的劇情影響,可以隨著電影的人物喜怒哀樂,但是我們要知道它就只是一部電影。電影結束了,擦乾眼淚就得離場,人生就結束了。我們只是來看戲的,剛好主角也是我們而已。
                                                                               
友人的天語(亂語)聽起來很像日文,我的天語怎麼聽都有娃娃音,像隻小貓喵喵叫。XD                                                                                        

奧修電子書
http://www.osho.tw/page_004.htm
                                                                                
以前認為,宗教信仰可以在個人軟弱的時候給予希望與精神的支持,但不甚喜歡,許多拘泥於形式的表象。奧修是一種自我修復與成長的哲學,他像個提供者,我們可以自由擷取所需的養分去灌溉自身覺知的種子,讓它開出美麗的花朵。

嗯! 前進是不得不而且是必要的。

Izum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有種說法是,男人有時候需要躲到山洞去休息(喘口氣?)或思考。
                                                                               
其實,躲在山洞裡面,可以做的事還真不少...(看A片這類的我就不畫了...)
                                                                               
相較之下,本人真像個過動兒(或是小火車?),同樣的狀況我會離開原地,盡可能地到處跑(譬如:旅行)。但心境沒變的話,跑到哪裡都躲不過心魔,逃到哪裡都要面對自己的。
                                                                               
這時候,就需要耐心和時間。

(忘了簽名 算了...)

Izum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電影,總帶給人很美的夢和理想。
                                                                               
--
                                                                               
八月過去了,鋒面帶來幾天的雨,第三十二個年頭的九月挾著秋意的涼風翩然降臨。
                                                                               
週日近午夜,長春路上街燈仍舊綻放,南京東路的黃色巨臂獸圈在圍欄內安靜不出聲,錦州街的店舖群早已拉下鐵門。此刻的台北城,正處在一週內最靜謐的時間點。
                                                                               
墾丁的落山風差不多要吹起了吧! 電影裡沒拍出夏天時候,海風沾惹皮膚的黏膩感。但那草海桐,那林投林,那黑色礁岩,那毫不吝嗇的藍色與空曠;那漁村,那牧場小徑,那潮間帶,那坐在堤防上或放空發呆或若有所思的孤獨,那是墾丁,是我曾經用整個暑假心在它處身在國境之南的回憶方城。
                                                                               
我不知道能用什麼具體的文字來推薦"海角七號"的可看性,不能言語可能是最極致的讚美了。雖然已經盡量不那麼釋放情緒,但是因為壓抑感動以致於頭昏想作嘔的身心狀態,應能闡述我想推薦任何人走進戲院去觀賞的理由。

--

阿嘉在片頭砸爛電吉他離開鳥台北。

我不屬於台北,不屬於台中,也不屬於高雄。
                                                                               
我不知道自己從哪裡來會去哪兒。但如果有能力去選擇,台北不會是我的歸處。
                                                                               
雖然開始試著勇敢去作離開這裡的夢,也不確定美夢成真的可能性有多少,但現在的問題不再只是有沒有勇氣去追尋夢想。

而是有沒有勇氣,去放棄我們已經握有的東西。
                                                                               
放手,其實很困難。
--
                                                                               
下雨的天氣如果像我們沉鬱的心情,那麼期待雨過天晴後的彩虹是否可以讓我們樂觀一些? 如同跟你和她說的,最近我才真的覺悟到,在快樂滿足的波峰後面,永遠有悲傷憤怒空虛的波谷在等著。或許人生所有的震盪總合,剛好是一條直線?
                                                                               
--
                                                                               
海角七號,真的 好 看。
http://movie.starblvd.net/cgi-bin/movie/euccns?/film/2008/CapeNo7/CapeNo7.html


Izum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這畫風有點日式風格。
                                                                               
一直在考慮是否加上黑色線條描繪細部,沒加的時候貓跟雲融成一塊,比較像真的躺在雲上;加了以後貓立體多了,卻像是浮在雲的上方。
                                                                               
因為加了才分出差別,但是懶得再塗掉細線,所以最後留下有線條的成品。
                                                                               
壓克力顏料要畫出漸層感覺其實不難,只需反覆塗擦覆蓋直到滿意即可。(不過也是可能會失敗啦!)
                                                                               
黑白貓的花紋其實有很多趣味。圖中的貓下巴塗上黑色就是賓士臉貓,身上也像穿著黑色西裝外套,四隻腳是白手套和白襪子。當然也有全身以白色為主,黑色只是重點裝飾的黑白貓。(還有嘴邊點上一顆大痣的也很可愛)
                                                                               
不知為什麼,黑白貓是送養小貓中,最不討好的花色。(全黑的貓還比較好送喔!)
                                                                               
背景是很深的藍色,所以這是一朵在夜空的雲。 :)

Izum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黑色太陽?)
                                                                               
                                                                               
中央的圓是太極的變形,每個曲線轉折都有其涵義,原來的設計圖比較明確,成品抽象化後比較簡單。
                                                                               
本來試著用紅黑白去配置顏色,不知為什麼邊畫邊覺得像在畫國劇臉譜...。最後只留下黑白二色,火焰部分簡化,風的線條也簡化,什麼都簡化反而可以凝聚出來一種意象。
                                                                               
三角石頭源自花蓮七星潭,那時覺得特別但也沒想到可以畫啥。把圓形的東西畫在三角形裡竟然顯得非常穩定。(啊~ 其實可以畫御飯團耶! 現在才想到。 XD )
                                                                               
總之,有人很喜歡,也剛好是,補給他的生日禮物。 :)

Izum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