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画 (2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 Jun 20 Wed 2012 18:02
  • 問神

 

泰格和凱特都說好。

Izum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我在黃金森林遇見一隻貓。

黃金森林的名稱由來,並不是因為這裡出產那種人見人愛的金屬。而是在夢之國每年的第六又三分一個季節,森林裡的喬木會在一夕之間黃了樹葉。在短短的一週之內,變色的樹葉會逐漸掉落,把森林底層鋪展成一大片金黃色地毯。


摸不到的顏色 是否叫彩虹
看不到的擁抱 是否叫做微風


那天有個溫度適合散步的午后,光線悄悄地從樹梢間落下,當微風輕輕拂過喬木的枝頭,光點就會群起跳舞。彷彿屬於夜晚的星星們偷偷從月亮身邊溜了出來,聚集在這裡為短暫的自由狂歡。

森林非常安靜,安靜得你必須輕踏鋪滿落葉地面,才不會打擾眼前的風景。貓約在我前方十公尺處路過,當我們看見對方時,都停下了腳步,彼此靜靜地互望了一會兒。

牠有著潔白無瑕的被毛,看起來既綿密又柔軟。牠的雙眼有兩種顏色,看著左眼的藍色眼珠,你會覺得牠溫柔可愛;看著右眼的金色眼珠,你會感覺所有的心事被看穿。我想起了家裡那隻掉漆似的玳瑁貓,從她的眼神只能讀到天真和無知。


命運偷走如果 只留下結果
時間偷走初衷 只留下了苦衷



後來,我們在森林裡聊了起來,聊牠到處過游牧式生活的所見所聞,聊牠喜歡的人事物,聊牠經歷過的各種冒險。"牠真是一隻獨立又孤單的貓呀!" 當時我是這樣認為的。

貓說,牠跟朋友走散了,有點不知所措。面對從牠藍色眼睛裡,所流露出的沉重憂傷,我沒有任何可以安慰的話語。


當故事失去美夢 美夢失去線索 而我們失去聯絡


在最後的沉默之後,我想或許牠會跟那隻在公園遇到的,獨語的鳥一樣,願意跟我回家。貓說,"謝謝妳,但我有自己的道路要走。所以,我們就在這裡道別吧! " "很開心在黃金森林遇到妳,這真是個美麗的午后。"

就像牠不經意地出現在我面前一樣,在另一陣閃動的光點之舞中,牠安靜地消失了。

現在想起那次的相逢,就會覺得,或許貓會喜歡這首歌....





後記:

2011年結束前,突然很想畫圖,但是要畫什麼卻沒有個底。最後一天的清晨,在一個手作網誌裡看到森林的主題,就決定用石頭來畫一座森林。

一座只有樹幹、沒有樹葉、也沒有綠色的森林。

事先的構圖沒有,直接選了一顆覺得適合的石頭後,拿起鉛筆就開始了。森林的樣子在腦海裡,非常明確,唯一擔心的只是,沒辦法用壓克力顏料來呈現想要的風格。貓是最後臨時加上的,因為覺得只有樹幹的森林太過安靜,可能會像那些我習慣拍的風景照一樣,總置身事外,過於理性。


 

近景的樹幹用最小號的水彩筆一筆一筆細細地描繪紋路,在加上地面的陰影之前,發現這些樹幹很像顯微鏡下,被黴菌感染的毛根。(笑)最右邊的區塊刻意留白,讓石頭本身的質感被保留。這是我後來畫石頭喜歡用的方式,不完全掩蓋它的本質,因為那個部份也很美。

至於故事呢? 在整個塗鴉的創作逐漸接近尾聲之際,文字的創作慢慢另外滋長出來。文字迷人的部份,是它的想像無限,畫面無窮。真有心要寫的話,可以長成一部小說。記得小時候課堂上會有看圖書說故事的內容,老師拿著幾塊大畫板,然後讓同學一一即興發揮。或許,這隻在森林裡的白貓,對你而言會有不一樣的故事。

2012年的最後一天,喝著據說風味非常平衡、來自薩爾瓦多的依莎貝爾濾滴式咖啡,好像也吃了幾塊、從大東夜市買來的花生爆米香,一邊看著無聊到爆吵得要死又會lag的跨年晚會新聞,然後完成了2011年最後一張圖、2012年的第一張畫。

說不定,這是個很好的開始。




謝謝、加油、祝福你們,所有在我心頭上惦念的朋友們。所有無法言說的,我都放在心底了。

2012年,我知道你來了,我會努力去達到所承諾的目標的。


Izum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愛情鳥,小鸚鵡,荃和洛。

客製化創作,其中一隻已經先當小天使了。




用一個下午的時間,讓兩顆不起眼的石頭變成獨一無二的創作,成就感遠大於實際收益呀! (笑~)




Izum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什麼叫作"同一個模子印出來的"? 

就是這個樣子...





新社常見鳥種,石頭,壓克力顏料,和熱得要死的夏天...。

上圖鳥種,從上到下,左到右的順序分別為: 綠繡眼、紅嘴黑鵯、白耳畫眉、冠羽畫眉、五色鳥、白頭翁、白面白鶺鴒、台灣紫嘯鶇,以及竹雞。


下圖鳥種,小彎嘴畫眉、山紅頭、黑冠麻鷺、小白鷺、褐頭鷦鶯、黃腹琉璃、紅頭山雀、繡眼畫眉,以及領角鴞。






漏網之魚: 珠頸斑鳩



Izum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目前在手上輪轉流浪的繪本一共有四本,一本是跟好友半書信半分享式的君子交流,另三本則是在網路上召集來的純畫畫交換。

雖然喜歡拿畫筆勝過拿手術刀,各種作畫的靈感也常在生活裡乍現,但偶爾也會有完全沒有想法腦袋空白的時候,最近就是這種狀態。好巧不巧,其中一本繪本又回到我手上了,眼看自己訂的期限就要到了,只好趕快生張圖來應付...。

雖然說是應付,其實靈感是來自於莊普(Tsong Pu)的作品"閃耀的交會"(A Glittering Encounter)。

不久前臨時起意去台中國美館閒晃,沒看要付錢的安徒生童話展,倒是看了其他全部不用錢的展覽。在其中一個展區看到莊普的作品,覺得非常有趣。他的創作是用一公分見方的方塊(點)堆砌成畫面,"理性秩序與感性節奏在畫面中擴散出無限延伸的空間狀態"。欣賞一幅畫的時候,我喜歡遠看後再近看(很近那種),仔細研究這個畫家的筆觸以及感受顏料在畫布上的"存在"(所以那種大圖輸出的假畫對我來說是一種污辱觀者的作法)。莊普的創作有種簡潔的詩意,而這種筆觸是可以自己來玩玩看的! 本來是想用壓克力顏料在仿麻布上畫彩繪玻璃的感覺,忙著晃著擱著結果心思又轉到別的事情上。剛好繪本回來了,就用彩色鉛筆先玩玩看。這張圖沒啥技巧可言,其實就是畫一堆方格子,然後選色逐漸堆疊即可。好玩的部分是,每一次塗色,畫面就會隨著你的選色和使用面積而發生改變。

這個遊戲般的作品,我想就命名作"繽紛"吧!


以下是莊普的創作自述,有興趣的可以參觀: 莊普的網站伊通公園ITPARK





橫向平空彩風追,直昇層間隨花落
斜觀點點明光現,圓從空來方自正

我的時代是    ─ 70年代末觀念藝術的氛圍
我的表達方式  ─ 以一公分見方的印章代替畫筆去章印出色彩和內容

整個過程裡不停的戳記
這種方法使我與畫布的距離更近
製作過程裡的每一分鐘,畫面都在改變
沒有急速心跳,只是機械地重覆著個體動作
簡單的色形到幾乎是單色的畫面

在完成的作品中
出現以外在自然光源為主的物質
是探討內在深層的宇宙觀
不選擇繪畫性來製造一個「圖像」
而是採取好比「拓印 -  反照 -  迴聲」一般
一次次重複著「印證」「證明」這樣一個訊息
訊息中交互傳遞一個不是圖像的認知意義

變化即存在
每一拓方印都有微妙的變化
也許是「戳印」的動作
由深到淺 由淺而深的明度變化
這正是創作中對一切感覺內容的靜止不動性
「自為存在」,一種自性思惟之能動投射

 

Izum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最近跟彩色鉛筆混得越來越熟。

好友曾經問過,我的專注力是屬於哪一種類型的。是短時間的高專注度? 還是長時間的低專注度呢? 其實我也不知道,只知道如果有件事很好玩,我就會一直玩,有東西很好吃,我就會一直吃...,直到煩了累了倦了,就會有一段時間的休止期,不再碰相同的玩意。

前陣子,很認真的玩了羊毛氈,後來玩了煮菜,到這幾天則是玩畫畫兒。我原本跟彩色鉛筆不太熟,在畫愛爾蘭咖啡這一張時,還覺得色鉛筆真難用。但很奇怪的是,越討厭的人事物,總教人越沒辦法忘記。接連好幾天,一直用色鉛筆在畫畫上色,竟然也漸漸跟它混熟了。了解它的個性,喜歡上它的效果。




封筆前的最後一張,是在新社晨間散步時,隨手記錄的地圖。當然,你/妳看我都沒有畫比例尺,表示只有很粗略的參考性。反正路就只有一條,路上會遇到的風景,大概就是圖上有畫到的元素。(如果要問心得,心得應該是,無論做/玩甚麼,都要有耐心啦!)

接下來,要很認真地來看書吧!  




以下是最近的其它幾張。



(自動把草花改成樹比較好畫....:P)




(喜歡這張黑白灰階、簡單的感覺)



(自動把穿雨衣的小人刪掉了....:P)

Izum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沒辦法安靜讀"道德情感論"的午後,除了下午茶,總還是得找到事情來作。

對專長是不務正業的敝人來說,時間一點都不難打發。

這顆目測直徑應該有5公分的石頭,被刷白等著靈感乍現已經有一段時間。這麼大一顆要說畫就畫還真的有點困難,大面積要麼就畫一些抽象的圖案,要麼就用來畫風景。

若不是有認識的朋友在德國念書,我可能還要更晚些才會知道Freiburg這個城市。這次的石頭畫,就是看著去年友人傳來的散步照片完成的,主角是城門Schwabentor。

  
(photo by toshinobu)

心得: ㄟ...自己覺得畫得最混的,大概是那個守護神"聖喬治";最滿意的部分,是一點都無關緊要的天空...:P 
              
話說回來,德國的房子真的很有童話的感覺呢!

Izum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在最近的一次台南行中,故意不帶相機(這裡是指DSLR,包包還是有挾黑白底片的LOMO機),只帶上兩本素描本,一盒Faber-Castell的36色水性色鉛筆(幹麻帶水性的,真的很奇怪),最後還在台南北門路的美術店買了一盒48色的飛龍牌粉蠟筆。就這樣,抱著"我要用畫筆記錄風景"的雄心壯志,想要學小學生很快樂地郊遊畫畫兒。

結果,很令人沮喪呀!

對我這個沒有上過任何基礎課程的人來說,缺乏透視的概念,要把眼視的立體空間轉成平面構圖是很大的障礙。所以,在孔廟完成了一張現在不知道在哪座垃圾場的風景圖後,轉向其實沒有很喜歡但實在很近的窄門咖啡,試圖想要在店裡邊喝咖啡邊畫窗景。

結果,位置坐得不太對,所以窗景沒畫成。但是,總算還是交出了一張咖啡杯。

這是窄門的愛爾蘭咖啡,王浩一的慢食府城有推薦,熱咖啡上層是鮮奶油綴了一朵乾燥的玫瑰花苞,咖啡裡有加威士忌,可以續杯。咖啡不錯,杯盤的風格其實不是我的菜,但是顏色鮮豔很適合拿來作模特兒。

上色- MUJI色鉛筆,這部分回到台中才完成。
心得- 果然,素描是基礎工。而劉其偉說雕塑也很重要,大概就是指對空間的敏感度吧!
還有- 除了小學生和我這個奇怪的路人,也有觀察到一群"好命的媽媽"(?)跟著一位老師在寫生。偷偷瞄了一下,感覺媽媽們比我還強呀! T_T
另外- 陰影好難抓喔! 為什麼圖都要弄得髒髒的,看起來才有fu....

Izum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 Nov 18 Thu 2010 17:29

Izum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如果思念有顏色,我覺得是一種,不那麼耀眼灼人、卻能在心上烙出一個印子的溫度...





材料--院子裡的石頭、壓克力顏料。

方法--保留石頭的原色(卡奇色很有溫度),HB鉛筆勾勒輪廓,紅色/橘色/黃色顏料作漸層塗覆處理,最後不上透明漆保有樸質的感覺。

Izum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描邊-0.1mm黑色代針筆,上色-MUJI色鉛筆,紙張-MUJI筆記本,心情-微笑,心得-簡單比較耐看。



Lion and cat in Freiburg

Izum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我不認識你,但我謝謝你。"  .....ㄜ! 不對不對,應該是" 我認識你,而且我祝你生日快樂!"

這顆本來七月底要搭飛機去德國的獅子頭,意外地到現在還躺在抽屜裡。我也不知道它最後會用甚麼方式交到收禮者的手上,不過,既然好不容易又生了顆石頭出來(不知道為甚麼現在要畫畫兒怎麼好像變得更難...),就順便為它寫篇文作記錄吧!

一如我在信上寫到的,創作有趣的在於完成品不一定以原本構想的模樣呈現,這顆獅子頭,本來的計畫也不是要這樣上色的。最末用了偏粉色系的色彩使配置不至流於鮮豔浮誇,但又意外地跑出馬戲團般熱鬧的感覺。右上有塊灰色是故意留白,作為這顆石頭原本風貌的註解。

(我猜想著你可能正在大啖台灣小吃,就用這篇文和尚未送出的禮物,祝你生日快樂啦!)

Izum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店貓歐弟的原型存在於跟朋友的交換繪本(這裡),那時候畫了一張歐弟玩線的卡通圖,還來不及帶回家上色,就被我用鉛字筆加工完畢...(唉!真是急性子。)

隔兩天,無聊 + 一時興起,又多完成了幾隻不一樣的歐弟。本來打算用日本水彩筆上色,不甚滿意之後,改畫在MUJI的線圈筆記本上,用0.1的黑色細簽字筆完成大多數的線條,再用油性色鉛畫了淡淡的顏色。(7-11可以掃描真是方便,不過二次的經驗都覺得彩度的落差很大。費用一次15元,可以直接mail到電子信箱。)

下面是圖案文說明版。(歐弟眼睛是綠色的,身上也被我上了淡淡的煙灰色,不過掃描下來都看不太到了....T_T)


Izum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濕冷到不行的夜裡,完成了一顆羊毛氈狐狸頭後,決定開始來幫另一本手繪日記上色。


趁著上班前跑到敦南買回在信義誠品看到的新顏料"日本水彩筆",看著它的圖片說明,好像在哪裡都可以畫畫的便利性讓人十分動心。日本水彩筆很像小楷的自來水筆,因為是水性,而且筆尖是用毛筆的形式設計,上色之前若求暈染效果,可以先沾清水褪掉一些顏色,或者先用一般水彩筆沾水先刷過畫紙再上色,都可以達到類似的效果。但不知道是水分太多乾很慢還是紙質的關係(當然本人很急躁也要負些責任),顏色之間難免有像一般彩色筆一樣互相渲染的問題。優點是,真的非常方便而且毛筆似的筆尖設計可以輕易塗覆小細節,缺點是除了會暈開之外,受限於筆形比較不適合大面積的著色。另外,跟彩色筆一樣,沒有白色,所以白色還是有勞水彩出馬。

這個聖誕老公公其實是一顆搖搖就會下雪的玻璃球,是一個禮物。看著照片,有種看到福德正神的fu...。

Izum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近日購得一本插畫日記"手繪人生",愛不釋手,興起了再畫畫的衝動。於是跟一直保持手寫通信的好友約定,一起來經營一本繪本日記交換作畫。除了這一本,我另外又在PTT號召到另外3個有興趣的人一起加入,只是後者有訂下"一週畫出至少一張,然後寄送給下一順位繼續"的規定。像接力賽一樣,我們四個素未謀面的陌生人,利用閒暇之虞畫下生活裡想記錄的事物,每次本子回到自己手上的時候,就會看到前3個人的作品和生活點滴。藉由交流,或許也有一些互相鼓勵,可以督促自己繼續創作。

冷氣團來臨的休假日,我完成了一顆柿子,畫了一隻鬥魚,重看"心的方向",總算有作了一些事情的感覺。

(Dear 栗子,我們的本子已經構圖好等上色了,請再等我一下。:P)

Izum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 Oct 11 Sat 2008 00:07
  • 禪卡


39. 可能性

頭腦可以接受任何地方的界線。但就它的本質而言,存在的真相是不可能有任何界線的,因為超出那個界線之外是什麼呢?又是另外一個天空。

那就是為什麼我說有一層又一層的天空可供你飛翔。不要很容易就被滿足,那些很容易就滿足的人都會保持緲小:他們的喜悅很渺小,他們的狂喜很渺小,他們的寧靜很渺小,他們的存在也很渺小。不需要如此!這個渺小是你自己加在你的自由之上的,加在你那無限的可能性之上的,加在你那無限的潛力之上的。   Osho Live Zen Chapter 2

註解:

當這隻老鷹很自由、很自然、毫無努力地飛越天空,牠能夠總覽下面風景的所有可能性。牠的確是處於牠自己的領域裡,非常宏偉,並且自我滿足。

這張卡指出,你正處於一個整個世界的可能性都對你敞開的點,因為你已經成長出對你自己有更多的愛,也更自我滿足,你可以很容易地跟別人一起工作,因為你很放鬆、很安然,所以當有什麼可能性出現時,你就可以認出它們,有時候甚至在別人尚未看出之前,你就看出來了。因為你很融入你自己的本性,所以你了解說存在所提供給你的剛好就是你所需要的。

享受那個飛翔!並慶祝擺在你面前所有奇妙的景色。

--------------------------------------------------------------------------------------

 00. 休息

大自然的萬物都需要休養生息,就像四季的輪轉更替以及生命周而復始的階段歷程。我們無法總是保持在能量的激動態,那會耗盡我們所擁有的力量而使生命變得短暫。

當生命的週期走到低谷的時候,你可能會自怨自艾或自暴自棄。去經歷那些沮喪與不安,接受它是一個歷程,然後體驗當下。當你能了解自身所處的狀態,那麼困境就不會是它原來的面貌。    Wun2 Live Zen Chapter 99
                                                                               
註解:
                                                                               
圖中有一個擁有強壯翅膀的人,坐在視野中最高的山頂似乎若有所思。他看起來沒有特別的情緒,就只是在休息。浮雲如流水般在他的腳下經過,他觀望著海般的雲無動於衷就像冷眼觀看人事物來去不動聲色。他只是看著,保持覺知,但先不參與。
                                                                               
這張卡指出,你正處於不用頭腦的放鬆狀態。就像圖中所示,你或許正覺得孤獨,但並不以為苦,甚至安於這種什麼都不用想的情境。
                                                                               
休息是儲備能量的方式之一,當你再出發之際,將會發現自己的各種可能性。



--
我想Osho一定不會介意我這種調皮的遊戲方式。(可惜不是畫成彩色)

有趣的是,當我試著選張今日禪卡來參考書寫格式,就選到已經張翼飛翔的老鷹。嗯! 非常有趣,呵!


Izum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遇見他是不久前的事。
                                                                               
相較我那過於嬌小的紅色雙翼,他的翅膀則是巨大的黑色豐羽。一下子,我就被他吸引而停住腳步。我們看起來很相似,卻又截然不同。
                                                                               
我想,他那時候應該是在休息吧!雖然他沒說明白,但眼神中的疲倦顯而易見。他也很好奇我這隻突然路過的貓,打量了我一番然後開始跟我對話。
                                                                               
我猜,他應該很寂寞。
                                                                               
我們天南地北聊了一堆,交換著彼此旅途中的所見所聞。有趣的是,我們各自經歷的路程卻可以導成類似的結論,正可謂「酒逢知己千杯少」,時間突然變成一種奢侈品。
                                                                               
他說了一些故事,令我十分著迷。以往我走過的路並沒有這樣的風景,所以聽得津津有味;而我一向喜歡收集小玩藝和小把戲,有些時候可以逗得他很開心。
                                                                               
後來,因為不得已的原因我得繼續趕路,他送了我一些禮物。雖然行李因此變重但我依舊感激。
                                                                               
在天空中前進的時候,我會想望向原來的地方,牽掛著他是不是已經上路,是不是還是覺得孤獨。我知道等他休息夠了,就會啟程再去飛翔。
                                                                               
於是我想像著一雙巨大的黑色翅膀,在月色皎潔的夜空裡,像風一般滑過最高的山頂。
                                                                               
--
                                                                               
我老了。
                                                                               
熬夜畫圖真不是老人可以做的。
                                                                               
忘記了有沒有答應S要畫那篇文章的圖,但是前幾天坐在馬桶上,靈感就來了。筆拿起來後,輪廓就慢慢浮現。(嗯!凡是總要有個起頭才能繼續。)
                                                                               
原始草稿簡單很多,用黑色簽字筆開始上線條後,糾結煩悶的感覺完全躍然紙上。(哪裡要黑哪裡要白,哪裡要粗哪裡要細,其實都是隨性所致...:P)
                                                                               
雖不甚滿意,但終究還是完成了。呼~ 

--
如果這是一張禪卡,可以命名作"休息"嗎?  :P

Izum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有種說法是,男人有時候需要躲到山洞去休息(喘口氣?)或思考。
                                                                               
其實,躲在山洞裡面,可以做的事還真不少...(看A片這類的我就不畫了...)
                                                                               
相較之下,本人真像個過動兒(或是小火車?),同樣的狀況我會離開原地,盡可能地到處跑(譬如:旅行)。但心境沒變的話,跑到哪裡都躲不過心魔,逃到哪裡都要面對自己的。
                                                                               
這時候,就需要耐心和時間。

(忘了簽名 算了...)

Izum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這畫風有點日式風格。
                                                                               
一直在考慮是否加上黑色線條描繪細部,沒加的時候貓跟雲融成一塊,比較像真的躺在雲上;加了以後貓立體多了,卻像是浮在雲的上方。
                                                                               
因為加了才分出差別,但是懶得再塗掉細線,所以最後留下有線條的成品。
                                                                               
壓克力顏料要畫出漸層感覺其實不難,只需反覆塗擦覆蓋直到滿意即可。(不過也是可能會失敗啦!)
                                                                               
黑白貓的花紋其實有很多趣味。圖中的貓下巴塗上黑色就是賓士臉貓,身上也像穿著黑色西裝外套,四隻腳是白手套和白襪子。當然也有全身以白色為主,黑色只是重點裝飾的黑白貓。(還有嘴邊點上一顆大痣的也很可愛)
                                                                               
不知為什麼,黑白貓是送養小貓中,最不討好的花色。(全黑的貓還比較好送喔!)
                                                                               
背景是很深的藍色,所以這是一朵在夜空的雲。 :)

Izum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黑色太陽?)
                                                                               
                                                                               
中央的圓是太極的變形,每個曲線轉折都有其涵義,原來的設計圖比較明確,成品抽象化後比較簡單。
                                                                               
本來試著用紅黑白去配置顏色,不知為什麼邊畫邊覺得像在畫國劇臉譜...。最後只留下黑白二色,火焰部分簡化,風的線條也簡化,什麼都簡化反而可以凝聚出來一種意象。
                                                                               
三角石頭源自花蓮七星潭,那時覺得特別但也沒想到可以畫啥。把圓形的東西畫在三角形裡竟然顯得非常穩定。(啊~ 其實可以畫御飯團耶! 現在才想到。 XD )
                                                                               
總之,有人很喜歡,也剛好是,補給他的生日禮物。 :)

Izum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