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絮 (18)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 Jul 19 Thu 2018 10:10

38106859456_a9e0a94bc7_k  

「曲折的沙灣上,擱淺著五顏六色的垃圾,大多是變形寶特瓶、皺爛的塑膠袋、鏽蝕的鐵鋁罐頭,腐木。一個破損的象頭神的塑像,麻雀、烏鴉散落在垃圾間,吱吱啊啊的聒噪。繼續往前走,惡臭的氣味越來越濃。」

Izum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DSC05901  

「我看見這男人踏著沉重卻從容不迫的腳步下山,迎向他知道永遠不會結束的折磨。」 卡繆側寫希臘神話中的薛西弗斯。....他沒有放棄,而是完全適應生命的無意義。在徒勞無功的處境下,他在絕望之中產生了一抹奇異的光明。「他變得,」卡繆寫道,「比他的岩石更加堅強」。(情緒之書,Tiffany Watt Smith,木馬文化,p130-131)

Izum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May 28 Mon 2018 08:32
  • 至福

_MG_7173     

joy源自古法語joie(寶石),這是一種讓人目眩神馳的情緒,如曼斯菲爾德(Katherine Mansfield)所言,「彷彿你突然吞下當天傍晚一小塊燦爛的夕陽,它在你的胸臆中燃燒,送出陣陣小火花到身體的每顆粒子中,進入每根手指和腳趾。」 (情緒之書,Tiffany Warr Smith,木馬文化出版,p279-280) 

Izum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Oct 15 Sun 2017 01:00
  • 清理

DSC02160  

 不斷清理。

Izum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Jul 28 Fri 2017 02:24
  • 吉光

 

Izum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71200022     

行旅在外,結草為枕。

只盼能在非人情的天地,逍遙片刻。

Izum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Nov 12 Sat 2016 11:34

DSC01045  

辻,和製漢字,十字路口。

Izum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Jul 01 Fri 2016 19:18
  • 速記

_20160815_023802  

根據廣義相對論與實驗證明,與若移動者的速度接近光速時,時間就會相對膨脹,移動者所在的時間會相對變慢。

所以,對我而言時間猶如飛逝般消失的處境,意味著周遭的事物都以遠超過自己跟得上的速度在離去吧!

(冬陽下閃閃發光的熊野川和芒花歷歷在目,吉野山健行的痠疼似乎仍未散盡,今年的時間卻已剩不到一半...)

 

Izum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Jul 29 Wed 2015 19:02
  • 藏句

IMG_1002  

...人們不可以太年輕,不可以沒有閱歷,不可以沒有種種失望。因為只有這樣的人才知道,在那些烏合之眾瘋狂的時代裡,要始終忠於最內在的自我,需要多少勇氣、多少誠實和堅毅。(蒙田/友人贈句/宇野港)

 

Izum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May 09 Sat 2015 11:02

IMAG1006_1      

人生足別離。

Izum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May 04 Mon 2015 21:46

IMG_4356  

現在的心情,有點像「準備跟新朋友約會,心裡卻惦念著舊情人」。(笑)

Izum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Mar 19 Thu 2015 17:14
  • 足矣

DSC06849        

もしもし、きこえますか?

Izum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Dec 13 Sat 2014 22:49

IMG_3480  

初雪。

Izum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嚴格說起來,迴重症應該是生物體一種全面的現象而非只是單純的疾病。不但可經由母體胎盤傳染給新生兒,而且由於病症過於普及而常被大眾視為正常。

在日復一日的晝夜交替中,我們像工蟻般在日出離開窩巢去覓食,然後在日落之際回到窩巢,經過一夜的沉靜,明天日出再繼續一樣的生活。五天過去了,週末來臨,我們喘口氣,然後再繼續另一個週期;月底到了,荷包瘦了,等待月初領薪水,荷包又胖了;季結束了,檢討業績收益政策成效,再為下一季擬定方針冀望得到更多;一年過去了,盤算今年獲得什麼損失什麼,人又更老了體力更差了青春益加遠矣。

在一段又一段的愛戀中,我們經歷初識互相吸引羞澀曖昧,進入熱戀甜膩相思形影不離,轉為平淡親情開水由人自識箇中滋味,爭吵誤會真實謊言否定混亂,分手不捨傷心落寞沮喪,擦乾眼淚決定態度等待下一段,然後在新戀情中繼續打滾。

在神秘學領域,靈魂在生生世世的輪轉裡做功課。第三十七世是羅馬士兵戰死捐軀沙場,第四十五世化作海鷗沐浴艷陽乘風飛翔,第六十一世轉為中國詩人邀月飲酒吟詠生命,第八十二世長成蒲公英開花結果跟著旅人和風去流浪,第一百零五世變成上班族朝九晚五庸庸碌碌。

我們猶如沉溺在漩渦裡,從來沒有人可以抗拒迴重症的發病。病症的痛苦與否,與個體的自覺性有關。如同吸血蛭在噬血時同時分泌肝素讓血液汨流不絕無法凝固,迴重症病原在寄生同時會不斷釋放麻痺酵素,致使多數人染病卻不自知;但少數產生抗體的個體,因為意識到病症的存在反而痛苦不已。猶記多年前令繁華城市一夕變成空城的煞死病,因生物體強烈抵抗病毒反致更嚴重的肺水腫病變,迴重症抗體擁有者因為自我意識與現實生活的強烈拉踞抗衡,常導致精神萎靡人生失去目標等神經症狀,若無法藉由轉移注意力等方式淡化感受,根據研究統計,合併心思蟲症感染、生活不如意等因素,少部分族群會走向自我毀滅的結局。

根據筆者經驗,面對抗體拮抗的劇烈反應,唯有不斷積極強化精神力量才能避免沉淪,並消極輔以電影、閱讀、音樂、展覽、講堂、旅行、運動等配方,試圖在迴圈般的生活裡找尋新鮮事物,汲獲不同的感受,或許可以暫時忘卻病症所帶來的不適。值得注意的是,相關文獻指出有極少數的個體,同時具有迴重症抗體卻可與之共處相安無事。此等人視人生是一曲rondo或是一場戲劇,以遊樂心態沉浮其中又可免於情緒覆沒滅頂,大隱隱於市,若讀者發現此等角色宜常親近之,或許可稍微獲取慰藉。

以下提供"噩夢輓歌Ruquiem For A Dream"配樂用以佐襯迴重症的病徵,服用前請先評估後遺症的可能性。





由於筆者目前是迴重症抗體擁有者,故無法為相關病患提供醫療服務,請讀者自行保重。

相關醫學著作請參考心思蟲離行蟲

Izum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每個人的神經系統裡都住著一隻離行蟲。
                                                                               
離行蟲不需藉由媒介傳播。根據科學家多年來的研究與調查,近來在ㄟ斯西哀上發表了驚人的報告,推翻了原先認為離行蟲須在人類智識健全始攻擊入侵的理論。最新結論是該生物從人類個體被誕生之際,就已依附在該宿主的神經系統中。其來源經推論極有可能是從遠古時代蟲族進入原始人體內後,就與人類取得非互利非寄生亦非共生的微妙平衡。(部分宇宙派科學家甚至懷疑其為光年之外來地球殖民的外星生物。)胎兒在母體發育之際,母親的離行蟲會進行長達九個月的分裂生殖週期,幼蟲在分娩機制啟動前經由胎盤進入胎兒,跟著幼兒生長發育並演化變形。至於不經由人類子宮製造的複製人是不是就可以免除離行蟲的侵襲,目前正在進一步實驗。
                                                                               
所以只要你/妳是人,就無法擺脫離行蟲的隨行在側。
                                                                               
離行蟲的型態與變化多端的發病情境一樣詭譎。無論本體的模樣為何,其標準結構一定具有八至十根鞭毛,用以游移在盤根錯節的神經系統依然如魚得水,或可緊密地攀附知覺感官區塊盡興發揮破壞作用。
                                                                               
人類自小就要面對各式各樣的離別。諸如離乳、離家、離婚、離開人世...等等,離行蟲在某些既定的行程裡強化人類的依戀本能,使道別、分離這種事情變得難分難捨,一旦併發心思蟲症後果更不堪設想。
                                                                               
但在某些特殊的狀況下,人類社會發展出一套制式的流程來迎接可預期性的離行蟲發病。例如每年夏至前的畢業典禮,此可謂多數年輕人類經歷長時間的填鴨式教育,羽翼漸豐,象徵往人生另一階段邁進的重要轉折點。不但有廣大的組織群體籌備規劃並參與完整的病程,甚至有數種版本的詞曲嘔歌其淒淒慘慘戚戚。諸如: 李叔同先生作詞的<�送別>: 長亭外,古道邊,芳草碧連天。晚風拂柳笛聲殘,夕陽山外山...;作詞者不可考,曲源自蘇格蘭古曲的<�驪歌>: 驪歌初動,離情轆轆,驚兮韶光匆促...;近年則有李子恆作詞,陳秀男作曲,偶像團體小貓隊主唱的<�驪歌>: 南風又輕輕的吹送,相聚的光陰匆匆,親愛的朋友請不要難過,離別以後要彼此珍重...。離行蟲若有感情,想必會因為人類的重視而痛哭流涕。

基於某位不願透露身份的隱居人士所述:"心靈不會被真偽的概念所干擾,所以對心靈而言只要是能產生作用的事物便是真實,它並不會為真實概念的範疇所困擾。"因此我們可以推論離行蟲對虛擬的網路介面依舊可發揮作用。可怕吧! 所以別因為你/妳躲在螢幕後面就可倖免於難。

既然有可預期的發病歷程,當然也有無預警的緊急發作。為此部分人類分工從事風險評估相關產業,用死神威脅或溫馨情感或鼓勵或誘嚇,即使生活庸庸碌碌存不到足供退休享福的五斗米,也得想辦法從三斗之中拿出一升拿換取幾張書面的保證。

關於離行蟲症發病時的各式症狀,端看事件種類以及宿主體質不同而有個體差異(譬如與情人分離在常態上是比較嚴重的病症),由於過於資料過於龐大複雜,故筆者不願再費心整理論述。生命如同喝白開水,冰的熱的自己知道。
  
                                                                             
如有需要,諮詢專線請參考心思蟲篇。另外,急診不另加收急診費,謝謝。

 --
梨形蟲(犬貓人均共通)
http://hercafe.yam.com/pets/clinic/expert/show.php?id=326995

Izum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每個人心裡都寄生著心思蟲。

此蟲體血清型眾多,其所投射應對的,可能是某道故鄉口味的家常菜,或是某段縈繞腦海無法消散的豆芽舞曲;有可能是那幅憾震視界的絕美山水,抑或是引你朝思暮想的伊人。

心思蟲侵入人體的途逕至今未明。已研究定論的是,其生活史十分低調,以至於免疫系統全然視而不見。無論是細胞免疫、IgM或干擾素,皆無法遏止此蟲在人體內恣意茁壯。不消多少光景,待其完成數期變態轉化,成蟲旋即移至心房占據一隅,盤根聚結。

當宿主意志軟弱不備時,心思蟲造成的傷害與擾動才顯現於外,當下發現染病為時已晚。臨床症狀諸如食慾不振、精神萎靡者十分普遍,病入膏肓則會造成辦公無力、人際關係失濟。後者的症狀尤其以染上情感依附此種血清型為劇,宿主在耗弱體力反抗而未果時,憂鬱、失心或憤怒等情緒產物,極可能導致毀滅性結局。(有一派學者認為,情感血清型的心思蟲有可能會移行至腦部,以至於此類病人常表現出非理性行為。) 人體可能同時感染二種以上的心思蟲,或者同一種血清型反覆感染。

治療方式依寄生蟲體的血清型不同而有差異(但並不保證一定有效)。公認最難治癒的是情感依附型(感染率也最高),以下討論均針對此類心思蟲。人體若欲自行對抗情傷,有幸者可得痊癒,不幸者常是加重病情,心窩受損更甚。由於健保制度並未給付此類藥物,且藥物效果不佳,患者常需自尋偏方。常見的療法是友情支持法,研究報告指出其確實有顯著差異的功效。此外,飲酒、旅行、寄情創作等輔助治療也十分受歡迎,但專科醫師建議謹慎使用。(此外,時間此帖神秘的草藥,據說有相當不錯的功效,服用時間的長短因個人體質而異。)

由於疫苗尚未研發成功,亦無預防藥可用來避免感染,醫師建議大眾平日盡量維持規律的生活作息,並時常冥想光明美好的事物;積極上進、充分樂觀,挫折時則用老莊思想泰然化解,遠離偏執與灰暗悲觀,即可逐漸加強自癒能力。

如果您正為心思蟲所困擾,極度沮喪痛不欲生,電話直播1980即可直達縣市的張老師中心;如果您需要友情支持,請撥我的電話。
--
犬心絲蟲(摘自網路)
http://www.topet.net/clinic_28.htm

Izum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

  • Apr 04 Wed 2007 20:54
  • 慢走

門診的忙碌告一段落,尚未放鬆的腦神經碎碎唸地計算著任何可能發生的狀況,雙足在診間內走踩例行動線所畫出的華爾滋舞步,兩手配合擺盪拉開抽屜、拿起針筒、拆掉包裝、抽取藥劑、帶上酒精棉,最後隨手把聽診器塞入背袋;脫下吸滿消毒水味的白色制服、換上淺薄卡其色風衣、轉動鑰匙、發動機車,排氣管噗噗作響;循畜主請求,妳心上平靜但凝重,催了油門,依應某種默契準時赴約。適逢初秋午后,將到訪的秋颱染灰台北的天空,陣風刮落枯葉在空中翻飛起舞,雨衣隨勢狂拍作響。猶記那刻,街頭有斜飄的細雨。

妳回憶著嘉嘉到醫院來求診的歷程,發現自己剛好陪著她走過了生命最末一段路。小妮子是一隻很有個性的瑪爾濟斯,除了餵藥抵死不從、抽血打針要極盡安撫以免相關事件的靈長類破皮受傷之外,她算是一隻很窩心可愛的伴侶動物。嘉嘉在車輛飛馳的高速公路旁被人發現,據說當時背部有大區域的燙傷,並檢查出有犬心絲蟲和血液寄生蟲感染。小妮子的身世被臆測著:或許曾經被虐待、缺乏照顧、不被關愛,最後遭逢狠心遺棄。新主人非常有愛心及耐心,每次帶嘉嘉來看診均提供十分完整的觀察紀錄,也細心配合獸醫建議的醫療處置。最初的病歷中,多數是紀錄著例行的身體健康檢查與超音波洗牙,並吃藥控制過去心絲蟲損害心臟後所帶來的不適症狀。

慢性腎衰竭是許多心臟病老狗的隱憂。由於長期的血液灌流量不足,這座身體的污水處理廠會逐漸耗損衰弱。一旦相當數目的藍領絲球體宣告罷工,無法從尿液排除的代謝廢物開始在血液中堆積,毒化它所經過的眾多工業園區。

某次就診,嘉嘉的主訴是嘔吐、厭食、消瘦、精神不振,畜主詳盡描述的字句隨氣體分子的縱波震動傳入耳內,妳在腦袋裡搜尋資料庫反覆推敲,依照既往經驗有效率地重組資訊並描繪出某種形而上的輪廓。檢查報告出爐,歷歷排列的英文代號和數字驗證了妳的擔憂。說完一個結局不是從此幸福快樂的故事,埋好靜脈留置針,接上點滴管,在共識之下,妳選擇先用輸液的方式來調整小妮子體內各種的失衡與異常。住院治療幾天後,小妮子很爭氣地恢復成一條活龍,因病情暫時獲得控制,複檢的數據閃亮著樂觀,妳寬心大赦,讓嘉嘉擺脫不鏽鋼監牢的桎梧,得以回家休養。

好景不常,第二次入院時,症狀開始出現了意味著消化道出血的黑色泥糞,持續性嘔吐讓她呈現靈魂半出竅的恍神模樣,飆高的腎功能指數暗示了陰鬱的預後。經過一番長談,畜主豁達地決定讓嘉嘉留在家裡安寧照顧,熟悉的環境與親人的陪伴,是重病的她此刻最需要的無價藥物。

輕輕打開房門,小妮子依舊熱情地走向前迎接妳,腳步虛弱且吃力,白色長尾巴微微搖晃。近幾天,血液中高濃度的含氮廢物已讓她出現時而抽搐呻吟、時而昏睡彌留等末期神經症狀。篤性佛教的畜主特地選了嘉嘉最喜歡的一張CD,唱盤轉動,音箱吐出溫暖旋律,靜靜地滿注整個房間。眾人輕語呢喃,小妮子十分聽話地,讓妳最後一次為她做件事。當過量麻醉劑隨著血液流動散佈,她終於沉沉睡著了,鼻息漸緩,表情安適無比。此刻之後,嘉嘉不必再強忍胃部痙攣與腸道出血造成的苦痛,不再需要逃避那甜味混合苦味的奇怪糖漿,無須再忍受冰冷液體注入靜脈的不適,不用再面對到醫院看診時的恐懼與慌張。

這,就是故事的結局。


寫在其後;

安樂死的對錯與執行時機,長久以來有各式爭議。除了宗教觀點的強勢反對,動物權本身的話題更備受討論。在伴侶動物因無法治癒的疾病而失去良好的生活品質時,以身為獸醫的角度設想(當然也有相反立場的聲音):若畜主能以同理心推論牠不再快樂,甚至痛苦不堪,就可以考慮這個最後的想法。至於實行與否,就得由愛牠的人與牠所愛的人來衡量決定。無論如何,我們都希望牠快樂。或者,至少曾經快樂過。

Izum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Jan 29 Mon 2007 21:23
  • 貓樣



你對貓有什麼樣的聯想?
 
神秘、陰森? 細針般的瞳孔、無聲的腳步? 柔軟、不死之身? 不吉利的黑貓、日本招財貓? 狩獵者、女人? ...
 
人類最忠實的朋友們,有著小如一、二公斤的博美、吉娃娃,大則有三、四十公斤的黃金獵犬或聖伯納(甚至七、八十公斤的大丹犬)。其中細分為玩賞犬、工作犬、巡獵犬、牧羊犬等近十個群組,台灣常見的犬種有七十六種之多(書上寫的)。而貓兒,體型不過就二、三公斤左右的纖瘦,到五、六公斤的壯碩(當然,十幾公斤的肥滿體格也是存在的),僅粗略分作長毛貓與短毛貓。她們的特色在於臉型與被毛。有各式的詞彙來形容貓兒的衣裳,諸如: 棕虎斑、銀螺旋、三花、棕端子、玳瑁、煙灰、紫丁香、豹點、奶油色...等等,她們多數是愛乾淨的,整理儀容與維持華服的亮麗常佔去許多清醒的時間。
 
相較於犬類的直接以及和人類朋友間頗具默契的互動,貓科動物總予人不容易親近的錯覺。即使在六千前的埃及壁畫已出現寵物貓的身影,又被眷養與雜交繁殖數十個世紀,她們依然顯得我行我素。喚她的名,心情好她繞來身邊轉個幾圈外加呼嚕幾聲,要你撫她的頰搔她下巴按摩身子;懶得理你時,至多看你一眼,否則只輕擺幾下尾巴告訴你她聽到了,然後繼續洗她的臉或打她的盹兒。但不容易親近的確是錯覺。同種米養出千百種人格,貓兒的性子也不盡相同。
 
如果不覺得這樣做有損貓格,你可以教她坐下、握手、等吃飯(貓是可以訓練的);有的貓黏人,無時無刻跟在腳邊,跟你一起上廁所、看你清貓砂;你在洗澡她在門外哀哀叫,你在打電腦她在旁邊碎碎念(貓是有依賴感的);有的貓目中無人,半夜睡不著把房裡當運動場放肆奔跑,外加把你的肚皮當彈簧墊踩跳而去;或偷襲你那不小心露出棉被外的腳ㄚ,讓你從半夢遊狀態突然清醒(貓是惡魔的化身);有的貓會排列社會地位,你餵她吃飯、幫她打掃便盆;生病帶她看病,天冷為她舖窩;但她比較愛你的另一半,只因那個人總是陪她玩(貓是有差別心的)!(以上症狀均可在同一隻貓身上發作)有的貓在家似霸王般無人可匹敵,診療台上卻縮頭縮脖子縮尾巴,靜靜地偽裝成一顆貓樣的石頭,任憑獸醫量肛溫、清耳朵、看牙齒、抽血打針;有的貓在家像淑女般溫柔優雅,出門立刻變身成洪水猛獸,淒厲嘶叫血盆大口,利爪疾如風快狠準,你想動她一根汗毛,她就以死相抗。
 
女人常自喻為貓,男人也覺得女人像貓。女人與貓,皆有千百種姿態。貓兒的個性並不難以捉摸,只要你熟悉她了解她;女人也不是偏愛反覆無常,天賦使她感性總溢於理性。貓兒的好奇心強,貧乏生活裡的小小騷動都是莫大的驚奇;女人的第六感發達,纖細的敏感神經常能嗅出蛛絲般的變化。書上說,可以和貓兒融洽相處的人,個性較不屬於異常孤僻或重度依賴兩種極端;若家貓和畜主的關係緊張,定是主人的個性也有問題。(由於並未就此主題實驗研究外加統計分析,故僅引述但不予置評。)
 
那,男人與公狗呢?

Izum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