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0564  

“Tis true without lying, certain and most true. That which is below is like that which is above and that which is above is like that which is below.” – Isaac Newton

 

在台灣訂好的高速船早上九點出發,泊港在地圖上看起來只要沿著沖映大通一路走,經過電車美榮橋站,然後在國道58號右轉即可。國際通上還沒有觀光客,當然商家也還沒開門。戴上耳機,這陣子反覆聆聽的是Depapepe的《Time》,也帶了備而不用的閱讀器。一身輕裝,和要去上班的當地人走在磚道上,經過正在做電台廣播的節目,主持氣氛非常有朝氣。

一直沒有身在異鄉的感覺。

旅行中,除了移動,最喜愛的時刻之一,包括此等融入異地日常的瞬間。你和大家沒什麼不一樣,但是每個人又都是獨一無二。雖然用這比喻不甚恰當,但那種狀態,大概像薛丁格的貓,在生與死之間切換,端看你要用什麼樣的角度來討論。順帶一提,愛因斯坦給薛丁格的信讓人反覆玩味:「只要一個人抱著誠實的科學態度,他就無法逃避實體這假設,除了勞厄以外,在當今物理學者中,只有你看到了這重點。大多數學者不了解他們對於實體所玩弄的是甚麼危險遊戲,他們以為實驗建立的結果與實體無關。可是,他們的詮釋已被你的放射性物質+放大器+火藥+貓這盒子系統精緻地反駁。這系統的波函數既表現出生氣蓬勃的貓,又表現出血肉模糊的貓。沒有任何學者會真正質疑貓的存在或缺席與觀察這動作無關。」是的,觀察這個動作何等重要。有時候太過投入和認真,忘記自己是可以抽離觀察的。還有,被觀察的本體本身也是個觀察者,狀態也是本體才能客觀敘述的。

不斷地在生活裡發現亮點,連畫畫兒都是。這次出遊帶上麥克筆和未曾用過的LYPA林布蘭素描筆,沒有事先研究的下場是,含油脂的REMBRANDT和不含油脂的SEPIA筆混用,讓整個完稿過程困難重重,簡直像筆和紙在互相折磨一樣。有趣的是,這樣異常困難的處境,卻誕生出相對滿意的成品(雖然還不夠好,到目前為止可以接受了)。人生的歷練或許也有這樣的對照在。

圖畫心理學說:「喜歡畫圈圈或漩渦的人,內心有很多糾結和掙扎。」我真的很愛畫圈圈,所以畫家Gustav Klimt和Vincent van Gogh的內心可能跟我一樣吧!? (笑)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Izumi 的頭像
Izumi

NEPHORUIN

Izum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